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苍藏】狼顾(三)

现代小剧场:双十一都买了什么?
叶沉蛟:一些书,一些笔墨。
黑罡:生发液、美白霜。
燕长晏(阿狼):草莓味套套、樱桃味套套、螺纹...唔!
【被叶沉蛟捂嘴狠揍】 ​​​

酒足饭饱后,叶沉蛟带着阿狼回到屋里。

先在木桶里把温水放好,让阿狼先去将自己的一身汗洗掉,自己又折回去收拾着床榻。

叶沉蛟今晚也喝了点酒,收拾完后身子更是出了不少汗,略略忍住头晕的感觉,把发带解了,披散着长发往阿狼那边去。

将屏风一撤,......果然。

叶沉蛟叹了口气,果然和他想的一样——阿狼只是有些拘束地坐在浴桶里,轻轻将水往身上撩。

还是不太适应啊。

将衣袍一一褪去,叶沉蛟跨进浴桶:“来,叔叔帮你洗干净。”

在叶沉蛟进来前,阿狼坐在浴桶里心不在焉地洗着身子,一直在回忆今天的事、以前的事。

他家靠近边关,母亲身子多病,舅舅因守职要务很少回来,家里并不是很富裕,有时候吃饭都成问题。

许多人都怕他,看见他出现脸上都会露出那种嫌恶的表情。大人如是,孩童亦是,只有他...

想起那人温暖的怀抱,想着那双手在背后轻轻安抚的触感,阿狼有点脸红:叔叔真好啊...

突然间屏风被人打开,阿狼一惊,就看见散发的叶沉蛟走了进来,然后又见他将衣衫悉数去了,裸着身子跨进来:“来,叔叔帮你洗干净。”

因常年于昆仑极寒之地生活,叶沉蛟的身子并不像其他各地奔走的侠客般晒得黝黑,反而比其他人白皙了不少。但胸腹上被几道长疤横贯,略略显得有些狰狞,可也不妨碍那身子狠狠晃了阿狼的眼睛。

阿狼呆楞了几秒,脸刷的变得通红,猛的把自己沉进水里,不敢再看叶沉蛟。

叶沉蛟看着水面上咕咚咕咚冒出的泡泡,心里有些好笑,一把将阿狼拉出来:“你小子害羞什么,又不是大姑娘,还不敢让叔叔看?”

阿狼在水下憋得有些久,突然被人捞出来脑子有点发晕,晃晃悠悠往前一扑,脸就那么直接贴上了叶沉蛟的腹肌上,手也同时按了上去。

“唔...”微醺的叶沉蛟被这么一撞,只觉腹部微痒,腰腹又正巧是他的敏感处,顿时有些不大自在地轻轻弹了下小孩儿的脑门。

被那么一弹,反应回来后,阿狼脸上热度更甚,手足无措地往后退去,被叶沉蛟又给捞了回来,将人翻了个身,令他背对着自己。

“别乱动。”叶沉蛟将阿狼固在那里,他这是头一次与人挨得那么近,虽然有些不自在,但感觉并不是很坏。
将人从头到脚洗了个干净,叶沉蛟把人用软布包好,裹粽子似的将人丢在床上。

自己又回去将身子擦干,回来令阿狼睡在靠里的被窝里,自己靠外躺下了。

闭眼前细想了一下,阿狼还是太瘦了,抱着有点硌手。还是必须将人喂的胖胖软软的。

但男娃子不能娇养,明天...得让他开始进行训练了。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