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花藏】吃松果不啦(一)

新的花藏文,讲的是一个突然变成松鼠要去找人解封的面瘫花哥攻x二百五被迫主动帮忙的二少受。二少喜欢花哥,单向暗恋,但是因为他是个二百五,所以花哥不说自己是松鼠他是不可能知道的…
小剧场♥
叶湛:我怎么觉得你起名…有个特色?
我:嗯?啥特色?
叶湛:为什么在承位的都是两个字的名字,在攻位的都是三个字的名字…(哀怨)
我:不是啊,你看叶行川(道剑),你看陆偃(明藏),这不推翻你的这个推断了吗。
叶湛:这才两个人!!两个人!!
我:那行吧,我把你的攻也取两个字名好了,开心吗,幸福吗,叶湛湛?或者叶三甚?
叶湛:这依旧还是我受啊!!大哭。
小剧场♡
叶湛:你能不能让那个人喜欢上我啊?
松鼠:可以。
叶湛:等等…!!唔啊!!慢一点…是喜欢上我不是喜欢“上”我啊!!
松鼠:(面瘫一笑)


♡♥♡

叶湛此时正无比惊悚地看着面前的松鼠。

这松鼠是他昨天去万花谷“暗地考察”完回来在路上拾的。拾的时候那松鼠还处于昏迷状态,叶湛一个重度鼠控登时不能见死不救,便把那只松鼠带了回去。

当然这通通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松鼠刚醒过来居然…开口说话了?!

现在的松鼠瘫着一张既胖还圆的鼠脸道:“你到底答不答应?现在能帮我的只有你了。”

随即用它的那小小的肉爪把一张纸往叶湛面前一推。

刚开始那松鼠醒来之后,它站在那里,用双爪抱起桌上的毛笔在纸上熟练地写着字,边写边道:“我体内不小心被人施了阵法,你得帮我找个东西破开那阵的封印。这纸契约你签下,我们之间就存在一个媒介,你便能触碰那个破阵的东西。”

叶湛看着那张纸,字儿还挺好看的。

他问:“帮了你我有什么好处吗?”

松鼠一顿,面瘫着一张脸不知在想什么,片刻后它道:“我可以帮你实现一个心愿。”

叶湛眼前一亮:“什么心愿都行?让一个人喜欢上自己也行?”

松鼠轻轻皱了下那两颗豆豆眉,道:“可以。”

“哇,你是不是鼠仙啊?为了拯救即将陷入黑暗的天庭被奸人所害,设下封印流落人间,但一心想回归天庭不顾生命危险只为破开封印解救众人于水火之中!”叶湛连珠弹似的一口气说完,感觉自己被这个故事深深打动了。

他平时是个喜欢听书看话本的少爷,天天有事没事往黑市集市各种卖东西的地方瞎逛悠。松鼠这话说完,不知道触了心上哪根弦,脑内顿时想象出一场舍己为人的虐身大戏来,不禁对这鼠肃然起敬。

“…你签不签?”松鼠不想跟这人说话,回避了那个弱智的问题。自己是真的不一定做得到让那个人喜欢上他,但是为了解开封印…它想了想,如果真的做不到,大不了给面前这个人几株自己珍藏的世人千金难求的草药好了。就先…唉,先糊弄下他吧。

松鼠内心有点煎熬,毕竟为人君子定要一诺千金的…但它也不愿意做一辈子的“为鼠君子”。

“签签签!”叶湛立马提笔写上自己的名字。

松鼠瘫着脸等了半晌,契约并未像自己预想那般发出金光,“…怎么没有结契成功?”

叶湛想了想,突然一拍手:“我看那些话本上说,和神仙精怪结契必须经过某个特殊的过程…”

松鼠问道:“什么过程?”

叶湛盯着它看看,伸手将他托在手心,凑近自己的脸。

“!”松鼠突然睁大了那两颗绿豆眼,它小小的三瓣嘴触上了两片温温软软的东西。下一瞬,契约突然发出一道耀眼的金光——结契成功。

叶湛放开被这突发事件吻懵的松鼠,惊喜道:“哇,还真的可以哎!”

松鼠缓过神,心中默念:你现在是只松鼠是只松鼠是松鼠…

它用小肉爪揉了下自己仿佛出现丝丝裂缝的面瘫脸,将那缝隙补好,又恢复了完美面瘫的程度。

叶湛问:“你叫什么名字?”

松鼠一愣,它还没想过如何回答,是说真名还是编个名字?编怎么样的名字?

叶湛见松鼠久久不答,心道估计是用没有名字吧?他用手指抚摸它的毛发,“那我给你取个名字好了!你和我喜…咳,你和我认识的一个人有点像,要不就喊你‘小花’吧。”

松鼠身形一晃,认识的人?一定是巧合吧自己又不认识他…它道:“随你。”

叶湛突然把它托起,放在脸颊上轻柔地蹭:“啊啊我终于能养松鼠了,先前兄长他们都不愿意让我养…小花你太可爱了!”

小花被叶湛蹭得自己的圆脸开始随那动作上下变形,唯一不变的仍旧是那张完美无瑕的面瘫表情。

小花:´_>`

花寻心想,自己是不是应该考虑换个靠谱点的人来帮他。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