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琴剑】没想到你是这种先生(六)

叶璟放弃了。

他把自己的记忆翻了个遍,就连成都广都镇张大爷家的牛丢了两头,再到扬州再来镇王二婆家的鸡憋了好几天憋出一个蛋,把她高兴得中风后送去看郎中这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都拾了个干净,还是没拾出名叫“杨霁月”的米粒儿来。

他叹了口气,没在长歌门多待,揪着叶欺霜的耳朵上了回藏剑山庄的船。

叶欺霜叫道:“唔哇!三哥别揪别揪…疼疼疼疼疼!”

叶璟呲牙:“小崽子还敢叫疼?一会儿回到家里,跟你大伯他们一说,下场是什么不必我多说了吧?”

即便叶璟认为他一家子都不太省心,但是藏剑弟子就是藏剑弟子,家训摆在那里,该罚还是得罚的。

接下来,在叶小少爷嗷嗷的绝望叫声中,船慢悠悠靠岸了。

“事情就是这样…”叶璟叹了口气,尽职尽责,将叶欺霜在微山书院调皮捣蛋的所有事情全盘托出。下一秒叶家大哥就跟拎鸡崽子似的,拎着叶欺霜去给他进行人生重新教育改造工作了。

叶大伯则笑眯眯道:“打碎了个瓶子?嚯,璟小子,这事和你当年去长歌门那会有些相似啊?”

“啊?”

“忘啦?你小时候那会儿跟我去长歌门,你和一个长歌门的小孩儿不是玩的很好吗?那孩子失手打碎一个大花瓶,还是你把祸揽过来,替他挨了罚。

你这孩子也是倔,死认是自己干的。子不教父之过,伯父当下就借了根小杆抽了你手心,然后提前把你送回去了。

之后也是意想不到,那小孩儿突然哭着跑出来认错,说不是你干的。但是来晚了,你不仅挨了罚,还提前被送走了,小孩儿眼红的跟兔子似的。…哦对,回来的时候被事情一耽搁,这事儿我现在才想起来没和你说。”

叶璟一愣,细细想来,还真有点印象。只记得对方是个长得很好看的小姑娘,看见她打碎瓶子怕的要哭,叶璟当时英雄主义作祟,什么“美人配英雄”的戏听多了,忍不住就把责任揽过去了。

他摸摸鼻子:“…我这不是,人一小姑娘,现场就我一男子汉,人家和我一块玩儿的,我总不能眼睁睁看一个小姑娘挨打吧?”

“但是人家…是个小男孩儿啊。开始听你‘小月’‘小月’的喊,我也以为是小姑娘呢。”

“…你说,啥?!”不是“小悦”吗?!

长歌门、小男孩儿、小月…结合杨霁月先前对他说的话,他对杨霁月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把这些东西联系在一起…不是吧…

杨霁月就是他当时的小女神?骗谁啊!他直到现在才知道人家不是小姑娘,名字也搞错了,压根就没往杨霁月那一男人身上联想啊!

叶璟一下午都处在极度震惊和极度矛盾之下。

虽然当时年龄还小,但叶璟是头一次对人动心。人家“小姑娘”,长得好看不说,只有“她”会主动过去拉着有点怕生的他,去摘果子,去喂小鹿…只有“她”会和他在一起玩。

那种懵懵懂懂的酸涩情感让叶璟一直难以忘怀。他当时被送回家,还偷偷摸摸跟人家写了几首情诗,没寄过去就被叶二哥抓包了。叶二哥拿着他那情诗,声情并茂道:“啊!长歌门的蓝天!啊!那漂亮的白云!也不及你!笑起来的模样!啊!小悦!你…”还没念完就被气急败坏的叶璟抢了过去,留原地笑到打滚的叶二哥。

寄情诗的事儿不了了之。

但现在他才知道,当年他唯一写过情诗的对象,是个比他还要高的男人…这算什么个事儿啊!

叶璟想起杨霁月的脸,心没由得跳漏几拍。他发觉自己除了一时半会缓不来神以外,对这因杨霁月而萌生的感情竟毫无排斥感。

他又想到朗月居,又记起曾经奔波江湖时,见过听过无数关乎感情的事情之后得出的结论:可能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会对你如此好了。错过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心心念念不愿放下的那小小的感情,让他对其他姑娘的示意连连婉拒,久而久之就专注练剑了,那小姑娘也就此变成心中的一抹白月光。

叶璟揉揉眉心,他一时半会不知道如何去对待这种陌生的感情。他需要花费些时间,去好好捋顺他的心情。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