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琴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先生(二)

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叶璟拿着清早从长歌门寄来的信函,看向大哥叶云和二哥叶穹天:“大伯呢…?”

叶大哥打着哈欠:“去扬州办事去了,估计得好一阵子才回来吧?”

叶二哥语重心长:“三弟啊,你大哥他风湿又犯了,你看啊,我得照顾他呀对不对?三弟,微山书院,你就放心的去吧。”

说完拍拍叶璟的肩,扯着叶云跑了个没影。

叶璟眼角直抽抽,骗谁呢?有风湿还能跑的跟身后有狼追着似的那么快?大伯也是故意的吧?大哥要是真风湿二哥平常那懒样还能抢着去照顾他?

叶璟站在去往长歌门的船上远眺,心中悲切,“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滋味儿在心中弥漫开来,顿感山雨欲来,真是山雨欲来。

🌸🌸🌸

到了长歌门,叶璟觉得小崽子说的的确没错。

长歌门风景是真美,正值夏日,湖水泛着沁人的绿波,鱼儿跃起,击碎犹如玉镜的湖面。湖面将天空收纳进去,如同云行水上,几点燕子掠水划过,叶璟心中不由得感叹:真是云在湖上走,人在天上行。

他小时候曾跟同前去议事的大伯来过长歌门,那时候的记忆已经变得模模糊糊,唯一的印象就是自己在这边随处赏玩了一番,不过相隔时间太久,记忆蒙尘,具体在哪里赏玩、遇见了什么人,是真记不得了。

🌸🌸🌸

顺风顺水,叶璟看着身边青山缓缓退去,心中忐忑不安的感觉愈发明显。

下了船,顺着青白玉阶朝上走,已有不少学生的长辈进入书院里面。叶璟跟着进去,看见了在门口东张西望的叶欺霜。

叶欺霜看见他,有点不自在,还是喊道:“三哥!这边!”

叶璟坐在叶欺霜书案旁,看着自家三弟欲言又止的脸,叹了口气:“让你调皮捣蛋,这下好了,咱俩一起等着挨训吧。”

“…三哥小时候不也跟我差不多吗…”

“嗯?你说啥?”叶璟一直在思量着一会儿见了先生该如何请个不是,只愿先生千万别放弃自家小崽子。模糊听着叶欺霜嘀咕着喊了他一声,便开口问道。

“没,没事!先生来了!”叶欺霜不敢火上浇油,立即摆正了坐姿。

叶璟环顾四周,说话声已无,全部学生正襟危坐,安安分分,好不老实。

恍然听见一阵平稳的脚步声,想来步子的主人也应是一个性格沉稳、行事规整的。

只见一个玉白的手掀起书堂门前的帘子,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待那人完全走进来时,底下不少暗暗惊叹的声音发出。

叶璟一看那教书先生,一时间也窒住了。

白净规整的长歌门襦袍穿在那人身上,勾勒出修长的体态。翠色的衣带妥帖垂在下摆,玄色外袍的对襟上绣着翠色云纹,与雪白的腰封相得益彰。

同样是白色点翠的丝履隐在衣摆之下,而与之相称的黑色的纱帽下是一张生的极好的脸庞,可谓是丰神俊朗。一双波澜不惊的眼睛低垂,眉角入鬓,鼻梁直挺,嘴角扬起温和的弧度来。

他一身文士气息的装扮,儒雅中给人以沉稳之感。气质浑然天成,还真跟叶欺霜说的那样,如同不染纤尘的仙人一般。

叶璟竟一时挪不开眼。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