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苍藏】狼顾(二)

待阿狼重新被领回来时,叶沉蛟还是微不可查地皱了下眉。

虽然换上了保暖的衣裳...但他还是太瘦了。

“黑罡,”叶沉蛟出门喊道:“去林子里打几只鹿,今天喊上大家一起吃顿好的。”

再进去时,叶沉蛟瞥见阿狼盯着他看,待他看过去时又把头低下了。

向前走出几步,似又想到了什么,又折回来道:“这边住处有限,你现在也不适合和黑罡他们挤在一块,以后就跟我挤一挤。”

这小子刚来,和黑罡一群糙汉子在一起怕不是会跟着学坏了,难道等燕兄回来要领回去一个满口荤话的小流氓?

这样想着,叶沉蛟又回到桌前处理今天的要务。

余光瞥见阿狼还在一旁站着,叶沉蛟叹了口气,走过去试探性地揉揉他的脑袋。

自己从来没和小孩子接触过,也不懂怎么养小孩子,只能让自己觉得十分温和的语气道:“是不是无聊?让黑罡带你去找其他小孩子玩怎么样?”

记起山脚下的长乐坊住着不少人家,小孩子也多,不如让阿狼接触些同龄孩子。

这样想着,叶沉蛟便把黑罡喊来,领阿狼去长乐坊。

黑罡走之前道:“堡主,我连娃都没有呢,现在不帮着打仗帮着看孩子?”

叶沉蛟重新坐回去,提笔前看着他道:“让你提前感受下当爹的乐趣,不提前一下,估计你这辈子可能也感受不到了。”

“嘿!沉蛟,话可不能说太满,等老子成亲时候你还指不定能讨到媳妇呢!”

黑罡笑骂着走出去。

叶沉蛟笔一顿,继而又重新动了起来。

待手下要紧的事情处理好,太阳已经西斜了。

叶沉蛟揉着额角出去,听手下人说黑罡去处理粮草物资相关的事情还没回来,心里一紧,那阿狼还在长乐坊没回来?

一边恼怒黑罡这个粗人办事不细,一边又仔细想着以后看来还是得自己亲自看孩子,叶沉蛟便到了地方。

看着村口几个正在玩耍的孩子,寻了寻阿狼并不在里面,叶沉蛟便上前去问。

待他问完,那几个孩子顿时没了声,脸上浮现出一种不自然的神情,但又知道眼前这个人是上面凛风堡的堡主,又不能不答...终于有一个小孩子支支吾吾指了个地方。

叶沉蛟朝那方向走去,七拐八拐终于在角落里寻见了蜷成一团的阿狼。

走上前手还未放在阿狼肩上,小孩子突然一瑟缩往后面一靠,抬起头,惊惧的小脸上全是泪水。

叶沉蛟心里一痛,赶紧把人抱在坏里,手在孩子背后轻拍,温声道:“怎么了?阿狼,跟叔叔说。”

怀里的孩子仿佛寻得了一处慰藉,原本无声的哭泣逐渐变得剧烈起来,哽咽着说:“他们、他们说我是狼...说我长得像狼、说我是个坏孩子...”

叶沉蛟正拍着孩子的手顿时僵住了,他怎么能忘了...阿狼有狼顾相的事?

看着阿狼的新衣服已经变脏了,上面还有几处细细的划痕,想来估计是被其他孩子扔了石头。

叶沉蛟又想,阿狼是下午出来的,这都傍晚了,少说也有几个时辰了。

长乐坊这边又冷...阿狼被人欺负了也没地方躲,只能等其他孩子欺负够了再独自一人掉眼泪。

叶沉蛟这样想着,心里仿佛被针扎了一样难受。

他抱起孩子道:“别怕,有叔叔在。”

抬脚便来到几处人家前,凛风堡和长乐坊也有交易来往,他也时不时会下来巡查,哪家有孩子基本都是知道的。

敲敲门,一个农妇恼声道:“谁呀,这么晚了...哎呀,叶堡主,您怎么来了?”

叶沉蛟冷着脸,没管农妇,看着她身后的小孩对阿狼道:“带头打人的,是他吗?”

阿狼抬头看了看,又缩进了叶沉蛟怀里,轻轻点了点头。

叶沉蛟面色又冷了一层,对农妇道:“你就是这样教孩子的?教什么?打人吗?”

农妇脸上的笑登时挂不住了,干笑着道:“小孩子不懂事...这...”

“不懂事?”叶沉蛟把阿狼轻轻放下来:“看来我家孩子任着你家孩子打就是‘懂事’了?”

农妇惊地赶忙道:“哪能哪能!是我教的不好!是我教的不好!您等着,我今天就好好教教孩子!”

说罢往孩子头上一拍:“让你不学好!让你打人家!”

叶沉蛟就那么看着,然后转身离开了,也不管里面孩子吃痛的哭叫:“娘娘娘你别打了!我错了!我错了!哎呦!”

一边走,一边轻轻对阿狼道:“阿狼是个好孩子,以后不跟他们一起玩了,今天晚上叔叔让阿狼吃鹿肉,好不好?”

阿狼没说话,叶沉蛟估摸着孩子应该是被吓到了,心里又不太是个滋味。

回到凛风堡,叶沉蛟进屋后本欲把阿狼放下来,但小孩子突然攥紧了他的衣领。

“叔...”

叶沉蛟一愣,摸摸阿狼的头:“嗯,叔在呢。”

这是阿狼,第一次喊他叫叔。

外面风雪交加,只有这里才能寻到一隅暖意,阿狼听着叶沉蛟低沉的声音,又紧了紧攥着他衣领上的小手。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