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唐藏】将草包进行到底(六)

过了几天,唐凛能下床了。

下床也没能安静老实多待几天便又上山给小鸟寻药。

他将药丸喂给小鸟,表情也逐渐柔和:“再过几天就能恢复的差不多了,少爷一定很开心...”

站在门口的叶晏心里不是什么滋味,但为了以后...他咬牙突然推门而入:“唐凛!这十几年算我瞎了眼,小鸟你都敢毒死,下一个是不是该轮到我这个少爷了?!”

这话说的尾音都有点颤,叶晏也顾不得什么了,怎么狗血怎么来,不管雷成什么样,不让唐凛有冷静辩解的时间就成。

唐凛一愣,发现笼里的鸟儿开始抽搐,慢慢缩在笼里不动弹了。

他猛地在叶晏身前跪下:“少爷,不是这样的!属下...”

“我亲眼看见的你还想否认?!”叶晏勾起唐凛的下巴迫使他抬头,眼神尽量凌厉中渗透出丝丝的失望。

看着唐凛眼睛里的惊愕和痛苦,叶晏心下一痛。

操,以后等你厉害等你可以吃香的喝辣的的时候小爷任你虐回来。

叶晏想着,狠心把唐凛面具一把掀了:“好一个狼子野心,要不是帮你换药发现你腰部的胎记,我还真不知道唐门少主纡尊降贵十几年来我身边当个奴才!你滚吧,从此以后我们不是什么主仆关系,滚回你的唐家堡! ”

他一脚把唐凛踹出几步,唐凛咳出一口血,仍想急急辩解。

不料这时门外降下几个身着紧衣,面具覆眼的人,在唐凛身后齐齐跪了:“属下恭请少主回堡!”

被扶起的唐凛急切朝叶晏喊:道“少爷,我...”

换来的便是叶晏决绝的转身,摔闭了房门。

唐凛眼中的火焰顷刻间彻彻底底的熄灭了,他握了握拳,任唐门暗卫把他带回去。

叶晏回到屋子,将桌上的笔墨纸砚一概扫下地。他先前便写信通知了唐门来接人,自导自演了那番戏剧性的一幕,现下只觉被自己恶心到呕血。

他把鸟笼打开,看着早已恢复如初的小鸟道:“辛苦...你也走吧,去你想去的地方。当然陪着我也...我操!”一语未毕,小鸟便扑闪着翅膀飞出了窗外。

叶晏心道:一个个没良心的,还是唐凛好。

看着一片死寂的偌大叶府,叶晏眼睛发酸,扶了扶额角把地上的东西收拾干净了。

冬天来了。

相比年少时带着温情和火候的冬日,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萧瑟凛冬。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