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唐藏】将草包进行到底(三)

貌似从很早以前开始,唐凛就一直戴着他的面具,小时候他可是从来都不戴的。

叶晏想着,可能是越长大越好看的缘故...?毕竟身为一个侍卫,长相非常出彩肯定是没什么好处的,而且容貌还能压过自己主子,这肯定说不过去。

不过好看是好看,但唐凛这人从来不笑,成天冷着一张脸,可惜了这般好模样。

叶晏盯着唐凛的脸看了一会儿,伸出手指将那略略紧皱的眉毛抚开,又不受控制般顺着眉峰滑到那人直挺的鼻梁。触上唇角时,温热的鼻息拂在指上,让叶晏直直打了个颤,意识瞬间回笼。

“你在干什么啊叶晏...盐吃多了齁坏脑子了吗。”叶晏苦笑几声,起身走到窗前。

叶晏透过窗子,看庭院里的银杏簌簌飘落,铺了满地的华耀。秋风沿廊穿过,四下寂静,除了这点了烛火的屋子以外,这叶府再无平日万千灯火的璀璨模样。

叶晏心中不禁有些落寞。

他转身看看床上的人,笑着叹了口气:“真怀念当初的日子,你刚来那会儿可真对我没什么好脸色看。但那个时候可比现在热闹多了...”

至少以前这偌大的宅子还有些人气,不像如今,只有萧瑟的冷风冻人骸骨。

叶晏八岁时的一天,府上的总管将一个男孩儿领到他面前。

叶晏一看,那小孩儿比他矮还不说,浑身脏兮兮的,瘦的跟骨头架子似的,脸也蜡黄蜡黄,乍一看怪不喜气的。

更何况,他还冷着一张脸,不怒不笑,毫无表情,倒是那眼睛亮亮的,精神又好看。

总管道:“少爷,这人以后便是...少爷的侍卫了。”那小小的停顿仿佛是要掩饰话语里的尴尬,他也不清楚老爷一个老好人抽哪门子风,把这种小孩儿拾回府上,还想给少爷当侍卫。

这话一落,叶晏就不干了,他惊道:“啥?就他这小身板儿?看着还没我有劲儿呢!”

叶晏突然看见那小孩儿听完这话还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丝怒意,叶晏心里登时不痛快了:“他还瞪我!”

总管看这势头不对,便道:“唐凛,惹少爷不快,罚站一个时辰。”

唐凛咬了咬唇,虽然不甘,但还是领了罚:“是。”

叶晏心中一阵痛快。

但过一会儿他便痛快不起来了,这都过了半个时辰了,那小侍卫就他那小身板儿,万一昏倒了不得是自己“不体恤”下人的错了?

透过窗子看那个站在他房门口的小侍卫,这么矮,明显是营养不良。半个时辰对他而言已经很吃力了,叶晏看着小侍卫额头上密密的汗珠,腿微微打颤仍是将身子挺得笔直,心里顿时不是些滋味儿了。

不是没罚过站,他站了没一会儿就受不住了。这人又那么枯枯巴巴的...啧,反正他叶大少爷又不是什么小心眼儿的人!

叶晏便把房门唰的打开了,唐凛看都没看他一眼。叶晏鼓鼓腮帮子:“那谁...别站了,跟我进屋吧!”

唐凛不为所动。

见他不领情,叶晏又是一阵恼火,把门啪的一摔进了屋。

但又过一会儿,唐凛眼角瞥见那门悄咪咪开了道缝儿,一个圆脑袋慢慢从里头伸出来,干巴巴开口,语气还有点委屈:“我是少爷,你是我下属,你得听我的!”

还没等唐凛反应过来,便被叶晏一把抓进了屋。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