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吃松果不啦(九)

第二天叶湛醒来时,小花已经偎在河边洗脸了。

他自从把小花从水里救出来后,便感觉自己脑袋昏昏沉沉的,后又逐渐严重起来,在此之后自己便毫无意识了。

啊…不对,他还梦见花大夫亲自己了,嘿嘿嘿。

叶湛一边无比幸福地回味,一边把自己会失去意识归结于体力不支。

不过自己先前好像没从这个地方昏倒啊…?

他朝四周看看,突然发现那气绝的乞丐竟然消失了。别是这处有什么野兽吧?他面前这个状态还不晓得能不能揍过,便赶忙朝小花跑去。

小花正闭眼向脸上泼水,张开眼睛冷不丁被水面上映着的一个大脸盘子吓了一跳。

叶湛愁眉苦脸:“花啊…那乞丐没了,这边别是有什么大型猛兽一类的,咱们还是快走吧?不对,线索还没找到啊…”

小花面无表情:“那乞丐便是新的线索。”

叶湛很是吃惊,这特么不是灵异事件吗?

他接过小花递来的字条一看:“青岩…这不是万花谷吗?”

小花点头:“应当是让我们去万花的绝情谷。”

叶湛了然:“不过凭我现在功力还未恢复,我们先走一段路,估计过了扬州,我便能大轻功带你过去了。”

小花道:“也可。”

叶湛看看它,突然道:“话说那颗银松果吃了有什么用?”

“咳,面前来讲还不晓得,不过不是什么坏事。”花寻觉得自己还不能告诉叶湛,万一被这人知道他情难自禁地轻薄了他…咳,还是不说为好。

小花是不是噎了一下?叶湛见那完美无比的面瘫脸,心道自己想太多吧。

赶至扬州再来镇时已经花费了将近三天时间,一路上被狗熊追被走尸赶的心酸经历令一人一鼠疲惫不堪。

刚想找家客栈歇脚,叶湛突然看见一个无比眼熟的人站在卖糖葫芦的老大爷旁边,扯着他身旁一个男人的衣袖道:“承哥哥,我想吃这个!”

那天策府的军爷宠溺摸摸少年的头:“成,给你买。”

少年拿着糖正欲要走,余光瞥见一个明黄色衣衫,转身一看竟是先前在扬州帮他出主意的大哥。

他悄悄朝叶湛挥挥手,挂着甜蜜的笑朝他比了个口型:谢、谢、大、哥。

叶湛看着那渐行渐远的二人骑马相依的背影,心头有些喜悦,也有些酸涩。钦羡之情占据心头,他突然开口对小花道:“我不想许那个心愿了。”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