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花藏】吃松果不啦(五)

小花突然一跳,躲开了叶湛伸过来的手掌。

叶湛不禁有些委屈:“怎么,你嫌弃我啊?”

“不是…”小花皱着豆豆眉,同时用尾巴把自己下面遮了个严实。

“嗯?你尾巴遮这里干啥?难不成受伤了?!不行,你赶紧的让我看看!”叶湛急急将不断挣扎的小花捉住,用一根指头隔住那两只乱动的小爪,用另一只手毫不费劲轻轻拨开那大尾巴。

待看清小花下身的状况时,对鼠类研究甚广,参透之深的叶少爷楞了楞:“你怎么…发情了?”边说边用指头碰了碰那小棍儿:“哟,还挺硬。这两颗东西也是粉色的…应该是刚刚开始进入发情期吧。”

小花本就因这个特殊时段而急躁,叶湛这登徒浪子般的行为愣是给它心里再烧一把火,激得它朝那指头上狠狠咬了一口。

“哇疼疼疼!”叶湛含着手指,眼眶微红朝生闷气的小花道:“我错了我错了,好了嘛,别生气了好不好?”

小花扭头不理他。

叶湛继续掏心掏肺:“你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呀,周围也没什么柔软且固定的东西让你蹭,要不…我手指借你用用?”

这次换来一个狠狠的尾扫,叶湛也不躲,还是一副奴才样:“你看,你这东西一天两天也不准的能消下去,明天咱们就去洛道了,你就打算这样去?而且…发情期时间长了,你还会控制不住去舔那两颗东西…对,就跟现在一样。”

小花那正欲弯下身子的动作一僵,动物的本性竟隐隐约约控制不住了。

“所以…凑合凑合呗?”叶湛勾勾自己的手指,殊不知他这个样子活像青楼揽客的老妈妈。

小花僵着脸,过了好一会儿,才极不情愿道:“头转过去。”

叶湛闻言将头转了,下一瞬便感觉手指蹭上一根硬热的小棍儿。随着摩擦速度的加快,那隐隐约约的一两叫声突然令叶湛觉得躁得慌。

对一只松鼠,他竟然觉得躁得慌?魔怔了吧自己…

叶湛捂着一张发热的脸等着。

就这么等了老半天。

叶湛:“…”

又过了一会儿。

叶湛:“操,你怎么还没完?!”松鼠有这么持久的吗?

小花艰难道:“…我也不想这样,唔…失礼了,你且再忍忍。”

再老半天过后,叶湛捂着被蹭脱皮的手指欲哭无泪,看着那仍是一张万古不变的面瘫鼠脸道:“以后你媳妇一定很性福。”

小花只是轻轻咬了叶湛一下,不搭话,转身想回窝睡觉——天知道他那极力维护的面瘫表情快崩掉了。

“还敢咬爹爹?”叶湛脑子一热,话不经脑子直接出口,顺便朝那圆滚滚的小屁股一弹。

小花冷不丁被弹趴在桌上,成鼠饼状。它也不急着起身,只是幽幽说道:“哦?爹爹?”

叶湛不知怎的,突然一个打了个冷颤,赶着将鼠爷爷扶起来毕恭毕敬请回窝:“爹,您是我爹,赶紧睡吧爹!”

他转身想把灯熄了,突然想到什么,又折回去往小花嘴里塞了一小块桃花糕,轻声道:“…好好休息。”

黑暗中,小花摇摇尾巴,嘴里一股甜劲儿。

换做平时,花寻他不怎么喜欢吃甜食,如今觉得…倒也不赖。

但又想到叶湛这小子这么尽心尽力对他为的是想让自己帮他实现好姻缘,帮忙牵红线。那微微翘起的三瓣嘴登时抿回平常不笑的样子。

…还是送给他草药罢了。

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竟有些吃味儿的花大夫如是想。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