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策藏】卧槽别端我饭碗(九)

下章开火车…看了看肉量我怎么估摸着得成微博九长图也说不准…
( ´▽` )ノ

片刻后叶琼进屋,虽然脸上仍是红扑扑的,但神情十分的自然。

他看着李言承道:“我一会儿想出去找易天天…”

李言承点头允了:“别到处乱跑,我中午就赶回来。”

叶琼往扬州郊外的石桥边走去,却没见着易天天,估摸着他应该是去城里要饭了,便往扬州市集那边瞅瞅。

在一家木材铺子前,叶琼瞧见一个穿儒风衣的藏剑弟子正在那里挑着木头,那木匠道:“少侠,这椴木做东西比较好,少侠是打算做好送给心上人吗?”

那二少没说是也没说不是,但眼角抽了抽,细细打量完木头道:“行,你帮我把这几块打磨打磨。”

那木匠应了,拿着木头往里面打磨去了。

叶琼看了一会儿,一听“心上人”,他突然上前扯了扯儒风二少的袖子:“大哥,你知道怎么讨心上人开心吗?或者是…怎么让心上人也喜欢自己呀?”

二少突然被问,回头一看是个生得很好看的少年,他问道:“心上人,男的女的?”

叶琼也是大大方方承认:“男的!”

二少想了想道:“呃…我记得我读过的那些话本里都说什么…无以为报以身相许,估计是个好法子?”

“但若是那人不喜欢自己呢?”叶琼问,他还不知道言承哥对他到底是什么想法。

二少端详着少年的容貌:“凭你的长相,管他对你有没有意思,硬上才是真道理。”

“硬、硬上?”叶琼对比了下自己和李言承的体格,事实摆在那里,不禁有些惆怅。

“哎呀,‘硬’是主动的意思,这样吧,我呢教你一招,你去西头的那家胭脂铺买些胭脂,然后你就这样…”二少俯下身在叶琼耳畔说了许多,叶琼一张脸慢慢变得通红:“能、能行吗?”

二少又从胸前掏出个小本子给他:“肯定行,大不了你喝酒壮胆,这个本子是我前几天在黑市买来的,上面的东西应该对你有帮助,拿去用吧!”

那边木匠把木头打磨好了,二少付了钱,走之前还不忘再讲一句:“为了俘获那人的一颗心,不主动是没有故事的!少年我看好你,放心大胆地上吧!”

叶琼咬唇,神情变得坚定,抬脚往胭脂铺去了。他本是想来向易天天取经,现在看来却是不必去找了。

李言承中午回到家里,见叶琼正偷偷摸摸看着一个小本子,瞅见自己后吓得小孩儿一个激灵,忙把东西藏了。

李言承想着他原先卖过春宫图的事儿,正色道:“不正经的书不准看啊!”

叶琼脸红:“就是一个小话本…”

李言承心道难不成是什么关乎爱情的本子?看小孩儿脸红的跟什么似的。但自己也不愿意去限制他看书,只要不是什么乌七八糟的随他去吧。毕竟自己当初这个年龄…咳,看的都是正经书,正经书。

走上前揉揉叶琼的头发,小孩儿像小猫儿一样发出舒服的咕噜声。

李言承柔声道:“晚上我得晚一些回来,想吃什么我给你捎来。”

叶琼想了想,不知想到什么,脸上又开始发烧:“…糖葫芦吧。”

“行,那过来先吃晌午饭。”

今天贤惠无比的军爷蒸了米饭,炒了些藕片,叶琼吃得很香,嘴角不一会儿便沾了颗饭粒。

李言承见了,用手指给他一抹,刚想收手,小孩儿却把他的手捉住了。旋即指尖的饭粒被软舌舔了去,还轻轻嘬了他指头一下。

李言承一抖,叶琼见他略红的耳朵心中暗喜,那小本果然有用!他无辜地看着军爷道:“浪费粮食不好。”

深深吸了一口气,李言承心道:小崽子,等哪天你再长大点,我非得把你生吞活剥了…

天知道他一正常男人,身边养着一个小美人儿却碰不得吃不得是多么痛苦。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