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策藏】卧槽别端我饭碗(七)

我就悄咪咪把三轮车拖出来,lof不查证件吧?
反正下章是真的得…和谐走微博了。
( '-' )ノ)`-' )

⭐⭐⭐⭐⭐⭐
叶琼将那轻重双剑从土里挖出来,长久不使,他心中不由得担忧自己能不能帮到李言承。

他急匆匆将剑带上,运起唯一娴熟的轻功直奔枫林战场。

叶琼躲在一处隐蔽的废墟旁,向四周望了望,终于找到了不远处李言承的身影。李言承脸上沾血,一身银甲也被血垢染得通红,他手握长枪,几下刺穿了对面攻来的狼牙军。

突然,叶琼发现在李言承的背后,有一个原本倒地的狼牙军悄悄起身靠近,手里武器正欲往他的背后刺去。

叶琼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倏而倒流,一双手脚被吓得冰凉。他急急冲了出去,边拔剑边喊:“李大哥,当心背后——!!”

奈何先前匆忙之下重剑没有在腰间固定好,本就松松垮垮的,被叶琼这么急急一拔,还没离腰,便直接偏歪把他一下子压趴在地上。

李言承背后似生了眼睛,在叶琼没喊出声之前,他身形未动,反手一记龙牙将身后偷袭的人捅了个窟窿。听见叶琼的声音后他猛的回头,朝那边吼道:“你他娘的不知道这边有多危险吗?!来干什…”

李言承声音一滞,他看见叶琼倒地的后方赶来几个前来支援的狼牙余党,眼看着即将逼近那小孩儿。

李言承瞠目欲裂,一咬牙任驰骋上马,急掠至叶琼的身旁,里飞沙一个扬蹄踏飞出去一个,剩下的则被李言承几招战八方下去喷血倒地。

他负责的这区域差不多已经剿杀完毕,李言承下马看着趴地上吃了一嘴土的叶琼,抬手将那重剑卸了,插在一旁。

叶琼这才抬头讪讪看他:“李、李大哥…哎呦!”

李言承蹲下身,放重了劲儿拍了下叶琼的头:“别喊我李大哥。”

叶琼吓得不敢吱声。

“喊‘言承哥’!还‘李大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喊那李二瓜呢!”李言承恶狠狠将下文补上了。

叶琼:“……”

李言承叹了口气:“伤哪儿了?”

叶琼小声道:“…腰。”

李言承起身,将叶琼打横抱起来,远远朝尹英勇打了个招呼,尹英勇点头朝他一摆手,表示自己知道了。

看着其他人都清理的差不多了,李言承便抱着叶琼上了马,小心翼翼环住他的腰往家里去了。

叶琼躺在床上,任李言承将那药酒给他擦在腰上,用手给他来回揉捏按摩,疼得叶琼嘶嘶吸气儿,眼泪汪汪。但他又不好意思开口喊疼,本来是想去帮忙,奈何自己非但没帮成,反倒成了那人的累赘。

李言承用手指崩了下小孩儿的额头:“毛都没长齐还想插翅膀朝外飞了?要是我没赶过去,我现在还指不定拖着你的尸体随便刨个坑往里头埋呢!”

那手指使的劲儿也大,这话也似从牙缝里恶狠狠磨出来的一样。

“我想去帮你…”声音细若蚊吟。

“那也不行!你以为我跟你似的连武器都拿不好?”又是一记敲在叶琼头上,但力度明显放轻了:“你那一嗓子嗷嚎完,我一回头就看见你哐呲倒了,后头还有几头豺狗在那盯着,你他娘的知不知道我吓得心都快停跳了!”

叶琼软软道了句再也不犯了,甜着嗓子喊了几声言承哥。李言承语气里收不住的担心他听得出来,心下不禁有些偷乐,便得寸进尺道:“我都受伤了,你能不能安慰安慰我,让我摸摸你的腹肌?”

李言承一窒,这小孩儿怎么教育着突然提要求了?看他又是伤号,一定程度上还是为了去救他受了伤…李言承轻叹,将那银甲脱了,把衣襟扯开,露出极具力量美感的胸肌和腹肌来,大方道:“随你。”

叶琼吞吞口水,小手放上面又揉又摸,手下的触感异常不错,让他一时间难以收手。

叶琼这边摸爽了,李言承却不好过了。他绷紧着自己的神经,一只白嫩的小手在他身上身下又摸又按,撩得他心头火起,滚烫的血液往下身齐齐涌去,他那根粗大的东西竟有了抬头的趋势。

李言承一双眼睛忍得通红,真想将拿手捉过去帮自己揉揉,那滋味儿定是无比销魂。但李言承只是深吸了一口气,把叶琼的手放了回去,帮他掖掖被角后自己打了一桶凉水往院子里去了。

叶琼忍痛支起身子,透过窗户,看院子里的那人将水当头浇下。沐浴着月光,那肌理轮廓更是看得分明。

李言承的胸前背后布着大大小小的疤痕,此刻更是爆发出一种野性的美感来,他似一头雄狮般,浑身透出侵略的气息来。

这种情状让叶琼鼻间一热,堪堪流了两股血来。

他红着脸躺好,闭了眼睡去。

恍惚间,叶琼感觉自己昏昏沉沉的,眼皮重的睁不开眼来。

他的衣襟大敞着,露出大片细嫩光滑的肌肤。突然间一双大手抚了上来,在他的胸前缓慢游移,痒痒的,惹得叶琼皱了下眉头。

倏而,他胸前的两颗蓓蕾被那手指夹弄住,指尖在乳头上不轻不重地刮擦,叶琼感觉一股电流自胸前生起,突生的快感直走于四肢百骸,令他不由得低低呻吟了一声。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