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策藏】卧槽别端我饭碗(六)

微博那边码了不负责任的小剧场…抽空在lof这边整理后发吧ᕙ(`▿´)ᕗ顺便在准备忘羡abo和花藏双藏的文的屯稿,我要抓紧填坑(。・ˇ_ˇ・。:)

⭐⭐⭐⭐⭐⭐⭐
过了一小会儿,李言承端着一个碗进来,但里面盛的不是元宵。

李言承道:“元宵还得煮一会儿,先把这碗面喝了。”

那面条是用绿豆和糯米磨粉做成的,面汤则是煮了好久的骨头汤。骨汤入味,肉香四溢,李言承给叶琼在面里盛了两块大骨肉递过去。

叶琼吞吞口水:“我万一吃不下元宵了怎么办呀…”

李言承笑道:“反正做了好多,实在煮好的那些吃不完,我要不帮你吃了,要不就明早给你炸了吃。”

叶琼这才放心地吃起了面,话是那样说,但元宵真的盛出来后他还是吃了不下大半碗。李言承瞧他撑的拍肚子的模样,又好笑又心疼,小孩儿以前是真的没好好吃过一顿正儿八经的饭啊…

他摸摸叶琼的头发:“吃饱了就去睡吧。”

叶琼看了看屋里仅有的一张床,问:“那你呢?”

李言承道:“我打地铺。”

寒冬里的正月天,屋里又没置地龙,再铁打的身子也不一定能受得住那寒冻。

叶琼轻轻一拉李言承的衣角:“我们一起睡吧,我不挤的…”

李言承本就挺想和小孩儿一起睡,装作推脱却被少年谴责又心疼的眼神怼了回去,他想了想,尽量让自己语气抱歉委婉些:“那好,我们一同睡吧。”心中则是一阵暗喜,去了屏障里换了一身常衣出来。

叶琼见他衣下十分明显的胸肌,心中突突又乱跳了跳,又看见李言承将腰上佩的玉环取下放在桌上,叶琼觉得那玉环很是眼熟,想去一探究竟时,李言承却把灯吹了。

他借着月光给叶琼掖好被子,背对他睡了。小孩儿见状只好作罢,打算着明天一定要早些起来,去看看那个玉环…

第二天叶琼的确是起了个大早,天还未亮,星子藏在薄暮中若隐若现。

但他刚刚睁眼,意识慢慢清醒,身子却不由得一僵——原本背对他睡得好好的李言承,不知道什么时候翻过身来将他抱在胸前。叶琼感受着头顶平缓悠长的鼻息,脸上贴着有些烫人的胸肌,心跳的有些不受控制。

他轻轻挣扎起身,床离着桌子很近,他半起身子一伸胳膊便将那玉环够到了。叶琼看着玉环右下角的一小块儿缺口,喃喃道:“还真是…还真是…”

刚将玉环放回去,腰上突然被一只手臂那么一环,整个人向后仰倒,窝进了一个温柔的怀抱里。李言承将头埋进叶琼的颈窝,像一只大狗似的蹭蹭,迷迷糊糊道:“…天还早,再睡一会儿…”

叶琼僵的一动不动,颈窝里尽是湿热的呼吸,撩得他痒痒的。过了一会儿,叶琼平复了下自己擂鼓般的心跳,逐渐放松,沉溺在令人安心的感觉下,便闭了眼沉沉与之睡去。

待二人完全清醒,叶琼倒是没多大的反应,反观李言承红着一张原本厚似猪皮的老脸,同手同脚下床,叮嘱一番后便跑去了天策府。

下午,叶琼穿着新衣裳在扬州城外的石桥下,同一个小乞丐啃着芋头。

小乞丐名叫易天天,和他差不多大,是叶琼唯一的好友。

易天天道:“你就那么确定那个军爷是你那什么救命恩人?世上有玉环的大侠可多了去了。”

叶琼道:“…肯定是他。”他不好意思地继续说:“因为那个时候,他身上也就那个玉环我看着挺值钱的…上面有块缺角,我一直记得。”

当初叶琼初来扬州,被一只恶狼追了个十来八九里路。他背着重剑轻功运着不顺,那狼也跟玩儿命似的穷追不舍。叶琼跑不动了,正打算舍身喂狼也算实现了回自己的人生价值时,眼前突然来了一人,一招将那狼打伤。

那人道:“小孩儿,没事儿吧?”

“没、没事…”叶琼没看眼前的人,也没看落荒而逃的狼,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那人腰间的玉环看,心道:这卖了能买几只烧鸡呀…

易天天心道果然得和钱扯上关系…他看着叶琼红扑扑的小脸,生怕他下句说个“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总有一天他会拿着玉环和烧鸡来娶我”的狗血故事来,便道:“你武器呢。”

“被我埋在关公庙附近的小树林里了,怎么啦…?”

易天天咬了口芋头,看着不远处天幕开始翻涌着黑色的雷云,大风刮得树叶猎猎作响。他道:“我今天要饭听说,晌午左右天策府派了几支部队往枫华谷的枫林战场去了,去围剿狼牙军,不出意外的话…你家军爷肯定也去了。”

叶琼手里的芋头啪的掉了,他瞳孔一缩,不受控制地想起来自己爹爹和李言承他爹的事了,他心下一窒,连忙爬起来朝关公庙跑去。

易天天将那芋头拾起来擦擦,看着跑远的叶琼 叹了一口气。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