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策藏】卧槽别端我饭碗(五)

李言承给叶琼道尽军旅趣事,伴着一路萤火,一路虫鸣蛙声,借星月的氤氲光辉,二人一牵一骑,慢悠悠到了李言承家中。

李言承在扬州郊外有个房子,他个人独立惯了,不太喜欢次次往将军府上跑,也不喜欢奢靡公子哥儿的生活。所以置的房子也不大不小,和平常百姓家的摆设基本一样,有人情味儿,也有烟火气。

屋里只搁着一张床,床与饭桌东西相对,中间摆了些屏障,隔出些放花安物的空间来。床的对面是他放兵书的桌子,除一盏油灯和一架毛笔,几张纸以外别无他物,利落整洁。

而屋外则单单开了一间厨房,加上马棚和柴屋,几方围了篱笆的菜地,也是简单又齐全。总之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屋里屋外的活动空间还是十分可观。

李言承将浴桶里放好温水,用手试了试,觉得温度适宜,便对四下张望打量室内的叶琼打趣:“我家里穷,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这话说的小孩儿面皮一红:“我、我不是…”还没说完,头上便被李言承轻轻敲了一记:“逗你的,赶紧把自己洗干净,脏的跟泥猴儿似的。今天太晚,赶明天给你买新衣服去,就先穿我以前的衣服凑合一下吧。我出去一会儿,衣服在床上放着,赶紧洗啊。”

说罢就走出了门。他一是真有事做,二则是…李言承好男色,他自己觉得对小孩儿也有那一点点绮丽的意思,不过的确是一点点而已。他怕自己只是单纯的疼惜,误了小孩儿也误了自己。人家洗澡,自己避避嫌也是应该的。

当他端着东西进屋时,被面前站着的少年惊的一愣。惊艳的惊,呆楞的楞。

小孩儿将一身的灰尘垢土洗了个干净,皮肤白皙,好似牛乳一般,在昏暗的灯光下镀上了一层暖暖的光晕,更是衬得皮肤细腻光滑。

李言承的旧衣对叶琼来说还是过于大了,他露着一边的肩头,另一边将露未露,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意味儿来。洗过的头发还未干,滴滴答答的水珠从大开的襟口没入胸膛,会淌过里面哪出看不清楚,但是仍叫人浮想联翩。

两条又细又长的小白腿直直露着,因为叶琼嫌下摆太长,自己便向上挽高了。玉润的脚趾因有些不自在微微蜷曲,显得尤为可爱。叶琼觉得自己这个样子有些不成体统,面色微红,眼眸波光流转,左右闪动,糯米似的白牙咬唇又启,欲说还休的模样令他整个人沾上了旖旎的艳色。

李言承顿时喉咙一紧,心中默念:还是个小孩儿是个小孩儿,李言承你心思能不能别那么龌龊,罪过罪过。

他闭眼想着军中一个个膀大腰圆毫无美感的糙汉子,心中那邪念顿时被压的好太多了简直。

深吸一口气,走上去将少年的襟口衣服整理妥帖,给他弄下摆的时候无意摸上了那光滑的大腿,手感极好。李言承军人意志,把毛手制了回去,又拿起一旁的木梳与布巾,细细理着小孩儿的头发。

叶琼被人头一次温柔对待,脸上稍带羞赧,红晕也越发明艳,他想了想,还是小声道:“…多谢。”

李言承只是捏捏他的鼻头:“会包元宵吗?”

叶琼迷茫地摇头:“不会…”

李言承道:“就知道你不会。”

叶琼忿忿,刚想开口说“那你还问”时,便听李言承慢悠悠将下句补上了:“那一会儿我来教你。”

他们行军那么多年,不少战友被迫点亮了做饭技能,李言承应当是点的最亮的那个,尹英勇不止一次对他说:“我觉得你完全可以退伍改行当厨子了。”

李言承将手洗干净了,让叶琼跟他来到饭桌旁边,他刚刚从厨房端回来的东西就在桌上放着。

李言承挨个摆好,叶琼这才看清那是一盆面、一碟碎花生和炒好的一碟黑芝麻。

李言承坐下,拍拍一旁的凳子:“过来坐好,看着我是怎么做的。”

待叶琼坐好,李言承便开始将和好的面团切下一条在桌上放好,手上沾点蜜糖水将黑芝麻揉成小小的一团,又摘出一小块面,揉圆后轻轻按扁,将黑芝麻团进去后放在案板上用手心将其滚了一圈,滚出一个白胖胖的元宵来。

李言承见小孩儿看的目不转睛的,成元宵时眼睛也变得亮晶晶的,笑问道:“喜欢芝麻还是喜欢花生?”

叶琼突然被问,仔细想了想,慢慢开口:“我也不知道…但我不挑食,应该都喜欢吧…”

李言承搓元宵的手一顿,又继续了动作:“那就都做一些吧。”他轻轻说。

“我都给你示范了三个了,来吧,你试试看,眼睛都亮了。”

叶琼本就跃跃欲试,听他这么说立马团起馅儿,但芝麻小还碎,叶琼团了几次还是松松散散的,不禁有些气恼。

李言承见状,捉过他的手在上面又淋了些糖水,又缓缓按住那白嫩的手,带动着团成了一个圆圆的馅儿。

叶琼的手被李言承的包住,突然的暖意令他心里乱跳了几下。还没搞太懂自己脸上突生难抑的燥热,成球的喜悦令他注意力完全放在做元宵上了。

叶琼越做越好,李言承见他脸上藏不住的笑意,没忍住用还粘着面粉糊糊的手揉了一把小孩儿刚洗好的头发,换来几声嗔怪。

李言承装怒:“小子,还敢嗔我?”又用手指在叶琼脸颊两边各画了三道胡须,还真成个小猫儿了。

叶琼作势要咬,未果,还被坏人拍了拍头:“别闹,乖乖待着,我去给你煮元宵。”说罢便把做好的元宵端了出去,往厨房走了。

叶琼拍拍自己的脸颊,他觉得自己心里仿佛蘸了蜜糖似的,没由来得高兴。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