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策藏】卧槽别端我饭碗(二)

军爷用手一勾叶三碗的下巴,端详他的脸。

…灰头土脸的,看不出本来的样子,但有点眼熟…

他瞅见叶三碗右眼角的一颗红痣,突然记起来了——

“前几天,抱着一窝猫崽子充猞猁卖的是你吧?嗯…再往前,在马夫旁边做洗马工的也是你吧?”军爷看着叶三碗越来越不自然的脸道:“多次不法营业你还想装委屈?马夫那边也不收童工啊好不好。你是得多缺钱,啥都干,小孩儿,你叫什么?”

叶三碗:“我加冠了!…我告诉你我的名字你能放我一回吗…”

军爷:“那也得看你说不说了。”

叶三碗含糊道:“…叶琼。”

军爷一挑眉:“叶穷?哪个门派的啊?”连名字都透着一股穷的气息,这气息铺头脸盖地袭击了军爷,让他感觉有点心疼。

叶三碗暗想:肯定不能告诉他我是藏剑弟子啊,多给庄子丢人啊…

他眼珠子转了转:“我,地、地鼠门的!”

地鼠门?

军爷想想地鼠门的生活环境,再看看瘦的快一把骨头的少年,有点不忍。刚想开口说你要不来我们天策府吧,又一见那小身板,估计枪都拿不起来,只好作罢。

思量间,另一个军爷朝他跑过来:“言承,事儿都做完了,回去吧!哟,这边怎么还一个?”

军爷,也就是李言承看着自己的好友道:“没事,你先回去吧,这孩子我看着挺不容易,教育教育他,给他想个生活出路。”

身着破军衣的军爷点头:“那你快点啊,一会儿要查人呢。”便牵马走了。


李言承看着叶三碗,道:“你帮我看着马,我去买点马草回来,回来后再谈你的事儿。”

叶三碗乖乖点头:“哦!”

待李言承走远,叶三碗看着面前的大白马,眼睛突然一亮:“里飞沙?!”


那边李言承买完马草回来,路过一家包子铺,想了想进去买了三个肉包子。

拎着包子回到叶三碗摊子前,只见那小子正拿着剪子剪他爱马的尾巴。

叶三碗:“一根一文钱,哈哈哈赚了赚了,趁那傻不愣登的大个儿回来前多剪几根!”

“傻不愣登的大个儿”脸上挂着阴测测的笑:“小子,你,在、干、什、么?”

叶三碗拿着剪子的手一抖,下一瞬丢下他那一摊子的盗版春宫图使轻功跑了,可谓是脚下生风。

李言承眼角一抽:“地鼠门还会轻功?”

若是他身旁有地鼠门的人听他这句话,定会上前斥他:“看不起我们地鼠门?不会轻功咋了?老子打个洞从你底下蹦出来打烂你膝盖!”

李言承刚想着怎么把这个摊子收走,余光突然瞥见叶三碗又急匆匆回来,蹲地上,拾起来掉的几根马毛,又撒腿跑了。

李言承:“……”

他一时心情复杂,竟无话可说,一个人默默拿出手里的包子,面无表情的吃了。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