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琴剑】没想到你是这种先生(九)(完结)

叶璟急了:“你还嫌少不成?!”

“是啊,嫌少。所以…”杨霁月突然抬起叶璟的下巴,叶璟直愣愣看着那张俊脸压下来,旋即他的唇上被另两片唇细细含吻。

腰上也多了只不安分的手在轻轻摩挲。杨霁月见他还在发愣,趁机将舌滑进叶璟口中,勾着里面那软舌肆意吸吮,继而在齿间攻城略地。

叶璟这才反应过来,双手在杨霁月胸前推拒着:什么情况?这发展的太快他还没有准备好啊!!

但这动作无疑又将杨霁月的侵占欲挑高了几分,越发激烈的吻令叶璟全身绵软无力,推拒的双手渐渐环上杨霁月的脖颈,“唔…”鼻间也发出了舒服的低吟。

杨霁月原本在他腰间摩挲的手渐渐向下探去,来回揉捏着叶璟挺翘的双臀。他分开唇,亲亲叶璟蒙了一层水雾的眼睛道:“叶璟…从那时候起我就开始喜欢你了,如今…这感情也未曾变过,你且信我。”

他又亲亲叶璟的脸颊:“叶璟…想好怎么贿赂我了吗?玉戒和你,我都要。”说罢便将头埋在他的肩上,舔吻着那细嫩的脖颈。

叶璟缓过神来,急忙道:“你先给我等等等等等一下!先前、对,先前你在盘龙坞那边说,带我来长歌门要对我说事,就、就是这个?”叶璟有个毛病,他心跳一快,一紧张,说话就有点结巴。

杨霁月笑笑,“还有一事。”

他拿出一个小盒子,递给叶璟。叶璟打开后,发现里面躺着一个莹莹流光的玉佩。

“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吾将报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叶璟心头一热,竟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

“…那你、那你得先照顾好我弟弟!”他刚刚被杨霁月吻得毫无力气,说话声也软绵绵的跟撒娇似的。杨霁月有心逗他,并没有接话。

果然叶璟被气炸毛了:“混蛋!我把自己都搭给你了,你到底教不教!”

杨霁月终于失笑:“教。”

说罢便又是一个激烈的吻压下去,叶璟也闭上眼睛,与之共此沉沦。

叶欺霜啊叶欺霜…你三哥为了你都把身子卖了,你要是还不争气…就一辈子留在长歌门,被杨霁月这个大禽兽好好管教吧!

被杨霁月抱上床榻之前,叶璟用仅留的理智狠狠想道。

第二天,日上晌午,叶璟才浑身酸痛地醒过来。欲纵过度真不是什么好事…昨晚杨霁月跟狼似的,要了他四次!四次!还不满足!他是禽兽吗?!

杨霁月头一次开荤,又食髓知味,叶璟昨晚是真被折腾坏了。

清晨半睡半醒间,杨霁月被人喊去商讨些事,走之前还不忘亲亲叶璟那仍泛着红的桃花眼。

现在整个屋里,除了叶璟,就还有一只杨霁月养的小鹿——“吟风”。

叶璟看着小鹿头上那顶缩水版的乌纱帽,心中噗嗤一笑:你怎么不叫杨霁鹿呢?哈哈哈杨霁鹿!

他摸摸枕头旁的玉佩,艰难地起身走向床榻旁的窗子边上。几枝翠色的柳条被微风轻轻送入屋子里,在窗户上来回摇曳。

叶璟想了想,折下一枝,将其绕在手指上编成一个戒指形状。

他又扶着腰走向杨霁月的书案,撕了半张纸,提笔在上面书了一行字。

做完这些后,叶璟将那纸和柳条戒指塞进信封里,亲切地笑着走向在一旁趴着乘凉的吟风。

“杨霁…咳,小鹿啊,帮我把这个送去你主人那边如何?”叶璟晃晃拿在手上的信封。

吟风不理他。

叶璟继续诱骗:“帮哥哥送过去,哥哥给你喂好吃的怎么样呀?”

吟风耳朵一动,这才抬眼…看向叶璟身后的桌子上,那里摆着一碟茶点。

叶璟顺着吟风视线望去,心下了然。

正与几位先生和一众长歌门弟子讨论着学术的杨霁月,突然看见吟风嘴上叼着一封信朝他哒哒跑来。

他将信取下,伸手将吟风嘴上的一圈点心渣擦去,“叶璟送来的?”

小鹿点头。

杨霁月在许多无比好奇的视线中拆开信,取出里面的东西。他看着那张纸条,上面用刚劲潇洒的小楷写着:“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他的笑容顿时有些收不住。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将那柳条戒指套上手指,道:“家妻来信,无事,继续吧。”

众人心道:“杨先生何时成的亲???另外先生你还是收收你的笑容吧,笑的太灿烂和我们探讨的严肃内容风格不衬啊!!你有妻,我们没有啊!!”

🌸完🌸

小剧场

叶璟:“你是禽兽吗?!要了我四次!!四次!!”
杨霁月:“其实我能要你七次的,奈何你是第一次,我心疼。”
叶璟:“我现在分手还来得及吗?”
杨霁月堵上唇:“来不及了。”
完结啦[可爱]你问我车在哪,车都是晚上没人悄咪咪开的!先上肉渣[doge]我好吧!
半夜在微博发车,lof上先不更车因为搞图片链接有点麻烦…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