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琴剑】没想到你是这种先生(八)

杨霁月拉着叶璟的手朝江岸码头走去。

叶璟觉得越来越臊得慌,抽抽手腕,无果。他便开口问道:“你去这边好几天,怎么一直没你什么动静?”

走在前面的杨霁月侧了下脸,笑笑:“担心我?”

“你这人怎么这样…喂,到底说不说!”

当做没看见那人红透的耳朵,杨霁月道:“刚来盘龙坞时,我的确大意之下中了他们的软骨散。功力暂时被封,他们将我扣下关在牢里。今日突然发觉功力恢复了几成,我便先一步离开牢内,去救了其他弟子,后一起将他们的贼首拿下。剩下的事情,交给他们处理便可。”

叶璟心想:感情你不是被他们救的啊…

船至长歌,两人一路无话,就是原本扣在叶璟腕上的手不知何时换了地方,竟将叶璟的手轻轻地与之握住了。

杨霁月牵着叶璟朝朗月居走去。

路过先前的那处水榭,叶璟顿了顿:“…我们是不是,就在这里把那花瓶打碎的?”

杨霁月紧了紧交握在一起的手,语气带着几分欣喜:“你记起来了?”

叶璟点头:“还是多亏我大伯,他一提点,我差不多都记起来了。我还记得…当时我不是让你藏着别出来吗,你怎么还是跑出来了?”

“我后悔了。领罚的本应是我…不该是你的,结果还是…晚了一步。”杨霁月叹息道:“我心中有愧,亲自找先生接受惩罚。每次想写信寄予你,但自无颜面向你开口,提笔踌躇。先生罚我面壁思过好些日子,那时又无法将信寄出,只好作罢。

而这些年来你一直在江湖游历,我…找不到你。就算找到,信未寄至你又去了另一处地方。门主又将微山书院的教书先生一职授予我,我便很难能脱身去亲自找你。”

竟一直没有放弃向我道歉吗…叶璟心中一动。

他道:“…那你在书院那会怎么认出我的,都这么多年了。因为我四弟?”

杨霁月将叶璟带进居室内,点头道:“欺霜初次来书院那天是你大伯带去的。我一见你大伯便知道了,但直到那天我才有机会见到你,本想与你多说一会话,可是却因盘龙坞的事情不了了之。”

“那你…怎么知道这次来的人一定是我?”我大伯大哥二哥还在家里呢。

“叶伯伯去了扬州我是知道的。其次,依另二位叶少爷的性子来看,还是你来的可能性大一点。”

叶璟点头,他家那俩哥哥…别提了,刚想开口赞同,却又听杨霁月说道:“就算不是你来,我也能问问他们你的近况。得一个好字,我便满足了,如果你有难,如今的我也定会有能力前去助你。”

叶璟心口一时酸涩,本想说的话愣是说不上来半句了,他何德何能能让一人如此牵挂…

叶璟呷了口茶,强压下那种令他心疼的感觉。突然想起什么…他还欠着人家一个瓶子一盆花呢!

叶璟冲正把琴放置于琴架上的杨霁月急急开口道:“那什么…欺霜先前打碎的瓶子和花盆,这应赔的钱是时候给你了。况且…书院不是又要开课了吗,欺霜他…还得多请你照顾了。”

杨霁月拿帕子擦干净手,走近叶璟,低下头在他畔悄声道:“…我听闻在别家书院,学生长辈为了请先生多照顾自己的孩子,都会拿些东西来贿赂先生…你不仅欠下我两个东西,还让我多照顾着欺霜,这…”

温热的呼吸打在叶璟的脖子上,他不由得缩了缩:“长歌门不是一向以清廉雅正为最吗!我还未曾听过还有长歌门的先生会亲自让人去贿赂自己的!”

“我是例外。”杨霁月笑眯眯看他。

“…你!”叶璟头一次觉得这人有点忒不要脸。可又一想那混世魔头化身般的小崽子,他便没了架势:“你想我拿什么来贿赂你?我们山庄是钱多,但我属于被打压管理的底层小百姓,钱都在大伯那边管着,我也只能拿出那么一点…要不我把我的玉戒给你?那玉料是上品,挺值钱的…”

他说着往自己的手指上摸去,奈何之前为了救杨霁月,走急了,竟没有带,叶璟突然想把话收回去了,不能再次丢人啊!

只见杨霁月笑着不开口。

叶璟急了:“你还嫌少不成?!”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