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没想到你是这种先生(七)

叶璟捋把来捋把去,也就只捋顺开了一点点。

从一见钟情再到渐渐喜欢,即便是年少时期萌生的懵懂念头,压心底压了久了,突然被翻出来,还真有点难以言说的感觉。像久藏的老酿开了封,那情感似酒香一般萦绕不去,叶璟感觉头又大了。

他常年行走江湖,也多次拒绝女子的倾慕,推辞家里要促的亲事,久而久之,叶家哥哥看他的眼光有些奇怪。有天他回家,叶大哥拍拍他的肩,安慰般道:“璟啊,没事啊,家里还有我和你二哥呢。”

叶璟一头雾水。

直到他发现自己好几天的菜都离不开羊肾牡蛎,心中一阵无语。

感情他哥以为他那里不行。

叶璟哭笑不得。

这样想来,自家人对他不娶妻并不太过于在意。但杨霁月那边感觉又不太好说…唉。

叶璟觉得,他得再想几天。

奈何没过几天,江湖小道又出新消息,那个消息让本来想“好好想几天”的叶璟坐不住了。

听闻前一阵子长歌门弟子在巴陵盘龙坞附近时常被贼寇骚扰。不仅是长歌门,别家门派在外弟子路经那处十有八九不是被劫财,就是被劫人。

据说杨霁月被门主派出去镇乱,结果一连几日人没回来。小道消息从一开始的“杨先生被人暗算,重伤后被贼寇扣留”,逐渐演变为“盘龙坞贼头儿贪恋杨先生美色,先生被强行扣下做准压寨夫人”,最后竟传成“几日毫无消息,恐怕杨先生早已凶多吉少…”。

原来在书院那会杨霁月被门主接连召去是因为这事儿。

叶璟越听越慌,听到“压寨夫人”那儿心头突然生出一把火气,接着听到“凶多吉少”那里时,叶璟一把抄起重剑,一个鹤归孤山砸出去 还未落地便接起大轻功,急急朝盘龙坞去了。

盘龙坞外七仰八叉地倒着不少尸体,血染红了快整条山路,可见此地打斗得甚是激烈。

叶璟一颗心吊着冲进去:“杨霁月,你要是不行了,叶欺霜那小子可就没人镇得住了!千万千万别有事啊…”

“杨霁月,本少爷来救你了!”叶璟一脚踹开盘龙坞里面主屋的大门,举起重剑刚想挥,却被眼前的景象硬生生止住了。

屋子里的确站着杨霁月,…如果无视掉他四周一众长歌门弟子的话。那些弟子正急切地询问杨霁月有没有如何有没有受伤,而杨霁月,一手持着青玉流,发丝微微散乱,衣袍上也沾了血污,但仍不显狼狈。

叶璟心想:果然生的好看怎么样都好看…

不过刚刚他那一嗓子外加那一脚,屋子里的人此刻都齐齐停住动作,一时间十几双眼睛盯着他看。

叶璟摸摸鼻子,冲着也是在发愣的杨霁月道:“那什么,咳。你没事儿就好…我那啥,我有点事儿,先走了啊,勿送!”

这人根本不需要他救好不好,自己瞎献殷勤算什么事儿啊!这下好了,算是自己自作多情,叶璟你丢不丢人,我就问你丢不丢人!

叶璟刚想落荒而逃,却不如杨霁月手快,杨霁月一把扣住他手腕,眼中的惊讶也被温柔的笑意取代:“不急,先跟我回长歌门,我有话对你说。”

不等叶璟回话,便先一步拉着人走了,留下一屋子面面相觑,无比震惊的长歌门弟子。

🌸🌸🌸🌸

完结倒计时,出了点事情更晚了十分抱歉!更个小剧场吧!
我:“璟宝啊,出柜想好咋出没?”
叶璟:“…我家里都觉得我是阳痿晚期,出不出完全没意义了。”
我:“琴爹,你这边呢?”
杨霁月:“我自小是孤儿,被门主养大,门主对待此事…十分的开放。”
我:“就这么简简单单可以在一起了?艰难险阻呢?无良父母呢?璟宝你大伯怎么不拿出一箱子金元宝让琴爹离开你呢!”
叶璟:“…我大伯比我二哥还扣…别说元宝了,他巴不得把我卖给长歌门呢。”
我:“emmmm…”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