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琴剑】没想到你是这种先生(五)

杨霁月刚刚脱下外袍走过去,但多年行走江湖培养出来的警觉令叶璟听到衣袍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时瞬间醒来。

叶璟抬头看了看即将走近的杨霁月,又低头看了看书案上小小的一洼水,连忙心虚地拿袖子擦干净,起身赔礼道歉:“那什么…先生,我那个,呃…”竟一时想不出来如何解释他趴人家书案上睡了,顺带还留下口水的恶劣行径。

“无妨。”杨霁月也不恼,反而温和地笑笑:“今日喊叶公子来,也是想探讨一番令弟的事情。”

一听是叶欺霜那小子的事儿,叶璟连忙无比正经地站好,等着受训。

“叶欺霜他,的确是过于活泼了。”

用“活泼”这个词,先生还真是说的太轻了。

叶璟连连点头:“先生不必顾忌,如实说就好,别从轻包庇那小子。”

杨霁月顿顿:“…前些日子,他先是打翻了我养的兰花,继而又打碎了我放书院里的白瓷瓶。”

叶璟:“……”…??!怎么还有兰花?!

“他还经常逃掉另一个先生的课,出去钓鱼…”

叶璟:“……”他感觉后背汗涔涔的。

“…揪掉我养的小鹿背上的毛发,惹哭我长歌门一女弟子…说是叶欺霜他突然摘掉那小姑娘的发簪。”

叶璟现在啥都说不出来了,他想扑通跪地抱住先生的大腿大喊:“先生你不能放弃我家孩子啊——小崽子他还有救啊——”叶欺霜啊叶欺霜,回家给我好好等着去!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叶璟既当爹又当娘的,太不容易了。

叶璟觉得接下来先生得开始数落他这个为人兄长的,教育弟弟不负责的表现了,顺带应该得说说赔钱的事儿了。

“…只望回去多多提点着他,收收他的性子,严加管教。”

这…这就没了?

叶璟忙道:“一定的一定的,真是麻烦先生了!”先生这未免说的太轻了吧?

杨霁月看着他:“其实这次喊你过来,我也是想见你一面,叶璟。”

“嗯…啊?”叶璟一愣,见我一面是什么意思?

杨霁月也是一愣:“你…是真不记得我了?”

“我…我并未见过先生啊?”叶璟又来回想了想,他是真没有与杨霁月相关的记忆。

杨霁月垂下眼,缓缓道:“也是,都这么多年了…你…”

话还未说完,突然门被人轻轻扣了扣,一个书童在外面喊道:“先生,门主喊你有急事,让你即刻赶过去!”

杨霁月应了,看着叶璟:“我先过去,你…再好好想想。”

“那…那先生花瓶和兰花…”

“此事之后再谈吧。”

说罢便匆匆走了,看样子那件事的确很急的。留叶璟在原地失神,杨霁月语气的失落让他心口有点难受,也有点不安。

“到底,在哪里见过呢…”他喃喃道。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