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道剑r18】同鹤

就贴第一页吧,剩下的都是不可描述hhhhhh
移步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lof上我还没研究好怎么发图片链接…手机看不成电脑又坏了,sad…

🌸🌸🌸
同鹤

🌸

江湖小道消息称,华山纯阳宫中有个道长修道不成反堕了魔道。据说那道长还是“天下三智”于睿门下的得意门生,真让人唏嘘不已。

叶行川一挑眼皮,看着邻桌正扼腕叹息的侠士,听他絮絮叨叨说完后,叶行川招了小二过来结了酒钱。

他吹了个口哨:“再拿一坛桃花酿来。”

“哎好嘞,爷稍等!”小二接过钱匆匆跑了。

片刻后,叶行川拎着一坛酒,摸摸自己的下巴:“听说杨同鹤走火入魔了…呵,有意思,我得去好好探望探望啊。”

一路上哼着小曲,大轻功省时省力落在太极广场外。路过一棵雪松,叶行川突然记起他和杨同鹤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来…

那是半年前的事儿了。

🌸

半年前。

华山,霜雪覆了过及各处的千山寒涧。

依旧青茂的松柏之下,数发剑气扫尽了松尖的凝寒。剑锋游转,似卧野沉寂万年的蛟龙蓦然醒来,气势弘然。又似青空孤立飘然起舞的白鹤,化尽天地风月。

黑白间色的道袍飞扬,卷着片片点雪。于收剑之时的破空一声中归于沉寂,平落至那人的身上。

依旧严谨,规整,不掺有一分躁误。

那藏剑弟子看树下的道长将雪名宝剑背至身后,翩然落下挡住了对方去路。

“道长好剑法,在下叶行川,不知能否请教一二。”巴掌拍的震天响。

道士微微垂眼,开口道:“失礼。贫道并无意与少侠交手,少侠请回吧。”说罢,转身要走。

叶行川是个心高气傲的主,登下心里不乐意了:“呵,我偏不!”话音未落,一个鹤归孤山朝那道长砸去。

重剑将至,道长身后仿佛生了一双眼睛,一招瑶台枕鹤向旁边闪去,鹤归砸了个空荡。

道长叹了口气,眼前这位藏剑弟子是有意激他,不和他打一架,恐怕自己一时半会儿也脱不开身了。

想罢,剑已出鞘。

叶行川眼神闪了闪,一个玉泉鱼跃直击对方面门。道长扶摇跃起,叶行川虎跑接上,二人浮空交战,一时间刀光剑影,纷落在茫茫的雪地中。

🌸

“咣当”一声响,叶行川的轻剑被挑飞。

“承让。”道长收剑,负手而立,静静望着他。

叶行川忽然大笑:“尽兴了尽兴了!好久没打得这么痛快了!”完了哥俩好似的搭上道长的肩膀,“走走走,喝酒去,我请客。”

“贫道不饮酒,况且贫道有事在…”

“哎呀推脱什么啊,不喝酒吃菜呗,走走走,不给兄弟我留份情面?”

“…身。”

叶行川就当什么都没听见,推着人就走。

那道长估计也是头一次瞧见这么没脸没皮的人,听他说完看他动作,确是不好再推脱了。

走了几十里,他忽然听叶行川悠悠问道:

“那啥,道长,你是不是忘了告诉我名啊?”

“……”才记起来这事吗?

道长无奈:“贫道杨同鹤。”

“同鹤?好名字啊!幸会幸会!”

🌸

“嘶…”叶行川哆嗦两下被冻得被迫结束回忆。

“山庄最近发的衣服什么玩意儿…一边遮得严严实实,另一边一个胳膊肘子大咧咧露着…”他把披散下来的头发捋出来一绺,遮遮没布料的肩膀。忘了穿披风了,失策失策。

叶行川避开纯阳宫一众弟子,轻车熟路走向一条小路,轻手轻脚翻过围墙,进了杨同鹤的院子外。

他两发石子将门口守门的道童放倒,估摸着那二位能睡到明天了,才放心走到杨同鹤的门前,一路无阻。

杨同鹤这人向来沉默寡言,不苟言笑的,成天冷着一张脸见人,也不太喜欢被别人打扰。因此他院子附近看守的人少,多数都在山下布着了。

叶行川刚想推门进去,突然听见里面若有若无的喘息声。

他一愣,继而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哦哟…?”

像一只即将偷鸡成功的狐狸。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