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琴剑】没想到你是这种先生(四)

其实大家可以移步我的微博啦,ID@狼川_吃鸡腿不啦

🌸🌸🌸
因为是大人之间谈事,先前叶璟让叶欺霜在书院附近走走等着他回来。他正色告诫小崽子:“要是你还调皮捣蛋,再摔坏什么东西,你就跟山庄南头的马夫学喂马,天天哼哧哼哧扫马粪去吧。”最后一句恶狠狠阴测测的,叶欺霜乖乖点头,先前捅的篓子还没补上,眼下就算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造次了。

🌸🌸🌸

再说这边,叶璟已经被那两道若有若无的视线打量好久了,他紧张地想:不是吧…难道真的是自己长的太不尽人意了让人家俩孩子这么提防?

殊不知他已经被两个书童当做“妖艳贱货”型的不安分分子看待了。

童子一内心:你看他这眼睛勾人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童子二内心同步附和:就是就是,先生肯定不喜欢他。

两人眼神交汇,达成了“先生肯定不会喜欢这种类型”的想法,暗暗放心,也不盯着叶璟打量了。

叶璟生在西湖畔,养在西湖畔。南方水土养人,他家兄弟几个个个生的俊俏,叶璟自然也不赖。他的眼睛最是好看,一双桃花眼未语先笑,而真正笑起来时眼眸波光流转,上挑的眼角隐隐透出些许媚色,甚是勾魂。

唯一的缺点…就是叶璟认为自己的个子有点不尽人意,虽然是正常高度,相较生得高挑挺拔的杨霁月,完全是矮了半个头,悲矣悲矣。

🌸🌸🌸

感觉到身旁的打量视线撤去,叶璟轻松不少。两个童子把他领到杨霁月的居室外便行礼走了。

叶璟看看那门上的牌匾:朗月居。

心下暗自想道:朗月…清风朗月?若是是他人取的名字,是夸赞杨霁月不随意交友,清闲端正的意思,倒也符合。

若是是他自己取的…

难道取自“清风朗月,辄思玄度”的意思?是在思念某个友人吗?

叶璟摇头,反正没他什么事,暗自赞叹杨霁月还挺有讲究的。

先前杨霁月让他先进去里面等他。叶璟推开木门进去,鼻间嗅到室内弥漫着的淡淡檀香。

他细细打量四周,室内布置的简洁有序。书卷书画整齐摆着,书案上也铺着作画的纸张,文房四宝一应俱全。纸张旁放着几本书,书旁则是一个笔架,架上的毛笔分别按照粗细长短有序挂着,最后入眼的是一个花盆,里面恬静开放着几株兰花。

君子端方。

叶璟对杨霁月的欣赏程度又上升了几个层次。

他赞叹完杨霁月亲笔的水墨画,转身时眼神瞥见杨霁月的床榻。

床榻旁放着一个专供长歌门弟子放琴的琴架,上面放了把通体墨色,又有翠色点染的琴,琴下坠着碧绿的流苏,琴弦流转着淡淡微光。

叶璟闲适的表情猛的一僵:青青青青青青玉流?!真的假的!

…真的。

叶璟再次把那琴仔仔细细打量完,内心痛苦的承认这个事实:世家名器青玉流啊…杨霁月的琴是青玉流,完了,估计那瓶子也应该和他自己先前估的价格还得高吧…老天爷啊这得一个多月吃不上好的了!

🌸🌸🌸

已过晌午,阳光透过镂花木窗轻轻柔柔将室内镀上一层暖光。叶璟不禁有些昏昏欲睡了,他眼眸微眯:反正杨霁月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小睡一会儿…在他赶来前醒过来应该可以?虽然的确有点失礼,但是他真的有点撑不住了。

睡一会儿…就一小会儿。

🌸🌸🌸

叶璟对自己的理解程度,除了容貌评判不准之外,对他自己睡眠时长的了解度也是非常低了。

以至于杨霁月推门进来,看到的便是叶璟伏在他的书案上呼哈大睡的景象。叶璟的眉眼舒展开来,口中唔嗯呓语,让人觉得异常可爱。

杨霁月失笑,脱下自己的外袍想给他披上。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