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琴剑】没想到你是这种先生(三)

“我就说,先生好看吧?”叶欺霜一句话把叶璟拉回现实。

先生名叫杨霁月,是长歌门主杨逸飞门下的得意弟子。据说他是在梅雨时节的一个夜晚出生的,那天晚上万里无云,只有明月皎皎高悬。所以他的名字便取了“云销雨霁,朗月初悬”的蕴意。

叶璟不说话,他总感觉那人有点面熟,但将记忆翻了一遍,仍未想到有和那人相关联的事情来。他只当是这几天头疼紧了,连带记忆也变得模模糊糊的。

抬手揉揉穴位,便听那先生开口道:“今日诸位侠士到访我长歌微山书院,杨某着实有幸。江湖事务繁杂,杨某便长话短说,就这段时日以来,对各位学生给予褒贬评判…”

那声音宛若昆山玉碎,又如同泠泠冷泉,清清冷冷的调调,但却有着令人安心的沉稳厚重的之感。

叶璟抬头看他,好巧不巧,视线居然和先生的对上了。但只有一瞬,接着那双眼睛垂下,视线又望向其他人,仿佛刚刚看叶璟的一眼只是叶璟本人的错觉而已。叶璟不由得讪讪摸摸鼻子。

“…的确也有不少学生性子顽劣,望诸位回去多加教诲。”那先生又深深看了叶璟一眼,叶璟一愣:完了,刚刚那不是错觉啊。

人家先生估计就是想挑个时候批评批评他,正好和他眼睛对上没好意思突然说吧?他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好在先生点到即止,没有继续具体点名批评。接下来讲了许多回去后要注意的事情,以及秋季开课时候要准备的东西,这场总议会算是结束了。

各个侠士向杨霁月辞谢,杨霁月也回了礼,让书童向每人递上了上好的鹿苑毛尖。

🌸🌸🌸

待叶璟上前,先生开口问道:“敢问公子是叶欺霜的兄长?”

叶璟作揖道:“正是,我是叶欺霜的三哥,叶璟。家弟劳烦先生照顾了,敢问先生…先前信中所说要我单独来见你,可是家弟犯了不少错?”一边说着,心里一边忐忑,等着挨批评。

“在下杨霁月。”先生顿了顿,继续道:“叶欺霜性格…的确有些过于外放。前一段时日,他同苍云堡的一个小弟子打闹,打碎了我放在书院里的一个白瓷瓶。”

…老天爷,还真摔了个瓶子?还是先生本人的瓶子?

叶璟看着叶欺霜,叶欺霜支支吾吾道:“三哥,我不是故意的…谁让燕行那小子喊我长得像娘…呃,姑娘。”及时换了个词,叶欺霜摸摸胸口,还好还好。

“别替自己辩解,摔了就是摔了,哪来那么多借口开脱?我藏剑家训是怎么教你的?”叶璟显然不吃他这一套,面子上义正言辞的批评,心里则在啪啪地打着算盘:我天长歌门的瓶子不是很贵就是特贵,摔一个瓶子赔多少?完了估计十天半个月吃不上一顿好的了…真是越想越心痛,越痛越想揍一顿小崽子。

一旁的杨霁月见他边走神眉头边皱起来的样子,眼中掠过一丝稍纵即逝的笑意。他淡淡开口:“若是叶公子有空,能否去我屋里稍坐片刻,细细讨论一二?…毕竟这只是其中一件事情而已。”

“其中”又是哪些个其中,叶璟不敢多想了,自认教弟无方,心中惭愧。人家先生都那么说了,他除了“去去去好的好的没有问题尽管开口”的选择以外还能怎么样?

叶璟:“哪里哪里,倒是叶某叨扰先生休息了。”

杨霁月闻言,唤来两个书童:“将叶公子带去我的居室,备好茶点。门主召我前去议事,我稍后就赶来。”最后一句话说完朝叶璟点点头,边先一步走出了书院。

一个童子讶然:“不去竹居吗?”竹居,杨霁月平时找人谈论大小事务都会邀至竹居,把人领去自己的居室还是头一次听说。

另一个童子倒是伶俐:“公子,随我来吧。”他轻轻碰了碰另一个童子的胳膊,悄声责备:“先生平日最忌讳别人嘴碎,不该问的别问。”他话是这么说,一路上也在悄悄打量叶璟。

叶璟被那视线盯得顿感如芒在背,为什么这样看着他?难道是他长得不行?他自我感觉还可以啊…虽然没他先生好看,但还能说得过去吧?

路过一处水榭,叶璟脚步一顿。

童子回头:“公子,怎么了?”

“…无事。”叶璟摆摆手,那莫名其妙的熟悉感又来了,好像那里原来放着个什么东西…自己当年来到长歌门,这个地方也去过吗?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