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琴剑】没想到你是这种先生(一)

长歌x藏剑
人前温文尔雅对受衣冠禽兽老琴爹攻x为了自家弟弟愁昏头被请去喝茶二少受。全文存稿放心入坑,车比正文写完的早,完结后会开车,各位看官不打算入坑吗?

——(∩`ロ´)⊃分割线——

藏剑山庄的混世小魔王叶欺霜作为交换生,从山庄的私塾遣送到长歌门的微山书院里了。

一时间,庄内上下一片欢庆。

教书先生老泪纵横,但也不妨碍他嘴角笑咧的快到耳朵后了。几只猞猁兴奋地绕着院子狂奔,屁股上被揪秃的几撮毛随风轻摇。更有几个弟子在一起抱头痛哭:“欺霜那小子可算走了…”

总而言之,空气中充满了快活的味道。

但有一人却心中惶惶,那便是叶欺霜的三哥——叶璟。

叶璟急急在屋里踱步,心中忐忑不安:欺霜那小崽子会不会欺负人家长歌门门生?长歌门里的桌子椅子门窗香炉,就连门口放着的花,个个都是珍品。碰坏了摔碎了打烂了又得赔多少?会不会气得教书先生飞鸽传书来召他过去,在他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失声痛哭?会不会这会不会那…

叶欺霜不踱了,腿疼。他颓然坐在塌上,扶额,感觉整个人头都大了。人反正是送过去了,小祖宗,你可让我省点心吧…

🌸🌸🌸

接下来的几天,叶璟还真没收到什么飞鸽传书,但心里的不踏实感愈发严重。他家四弟什么熊样儿他还不清楚吗?居然没有一因封他调皮捣蛋来告状的信吗?但微山书院还真没有请他过去让他听听什么“子不教父之过,哥也有过”的大道理的动静,便宽下心,无骛练剑。

叶璟目前是不会知道,微山书院都是会在临近一个学期的结束,请学生的长辈过去,通常多是父兄。

美名其曰开一个“总评会”,实则是个批斗大会。将每个学生的功过表现都一一罗列,犯事过于严重的还会被先生单独请去“喝茶”长谈。

长歌门一向以清廉雅正为最,弟子犯错,惩罚手段也是一丝不苟。无论是出身哪家门派的学生,只要是犯错,罚力轻重视情况而定,却丝毫不含糊,一视同仁绝不放水。

叶璟内心的不安,还是很有考据性的。

🌸🌸

临近学期末,叶璟突然接到叶欺霜的一封书信,上面写到:

“亲爱的大伯大哥二哥三哥,微山书院真是个好地方。”

叶璟心中不由得突突直跳。

“…这儿山美水美,水里鱼虾貌似比咱们西湖里的还多,还很好吃!长歌门里养的鹿也很灵巧可爱,毛发触感和家里的小美俊俊比起来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叶璟看着那句“有过之而无不及”,心情顿时有些复杂。顺带一提,小美和俊俊就是被叶欺霜揪秃屁股毛的那两只猞猁。

“…哦对,这里不仅山美水美,人还美。嘿嘿,虽然上次一不小心惹哭一个长歌门的小姑娘,但是她哭起来也是可好看可好看了!”

叶璟抹了把脸,他总感觉接下来的内容还是不看为好。

果不其然,只见小崽子又说:“大伯大哥二哥三哥你们是不知道,我们教书先生更好看!起初我还以为是个老头子,结果进去一瞅,先生长得就跟天上的仙人似的。但是我每次去钓鱼摸虾翻墙逗小姑娘,他发现后也罚的不重,只让我抄书。”

“对了大伯大哥二哥三哥,再过几日书院要开什么什么总评会,你们其中一个一定要来啊。哦对,先生还说,你们谁来了务必去单独见见他。”

“最后祝大伯大哥二哥三哥身体特棒,吃嘛嘛香!”叶璟看着信的结尾,怔怔坐了老长一段时间,突然腾地起身,抄起轻剑奔出门外。

“少爷,您去哪里啊!”侍女如月在他身后急急喊道。

“去西湖边,自刎!”叶璟咬牙,施着大轻功落至西湖畔。

刎是不会真刎,叶璟看着夕阳下熠熠闪光的湖水,心中鞠了一把心酸泪。

…欺霜,你是想害死你大伯大哥二哥还有我吗?!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