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苍藏】狼顾(七)

暂时的分别为了更美好的将来...嗯...虽然这话有点土土的但还是能很好概括啦,再见就是再大一点的长晏啦——欢庆撒花。
[悲伤][心]最近真的忙的有点焦头烂额,感谢小天使们,我爱你们!顺便才知道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情...真的有些心寒... ​​​

自从那天回来,叶沉蛟发现,阿狼好像在闹脾气。

就那种莫名其妙地闹脾气,不说话不吱声,跟平常好似差不多,但你又可以肯定他在闹情绪。要是生气摔东西

这种情况打一顿孩子就舒坦了,结果这种沉默作为令叶沉蛟有些不知所措,同时也微微窝火。

最开始,是给这小子吃糖葫芦他拒绝了,开始跟据点那堆汉子一起同吃同饮。

然后,每天叶沉蛟醒来之前就已经出门练功,和刚来那几天相比感觉就像是换了个人。

最后,那小子居然和自己提出分床睡??干他娘的哪有那么多床匀给他?结果小崽子二话不说拎着东西去找了黑罡。

叶沉蛟越想越气,养了很多天的崽子不亲人了,但一想孩子可能心理逐渐成熟,自立一点也不是什么坏事。

但仍旧心里噼啪响着几颗火星。

春天已经过去了个头尖尖,这天黑罡来向叶沉蛟商讨要务时,瞅了瞅他的脸色,还是开了口:“沉蛟,你和阿狼什么情况?你们两个人都有些不对劲啊。”

叶沉蛟哼了一声,“谁知道他,比女人心还难懂。”

“但教孩子不都是这样满是艰辛坎坷的嘛...况且小孩一直那么亲你,你俩就这么一声不吭的打算永远就这样相处下去?”

叶沉蛟默然,他肯定不想这样子冷战下去,但是那小子
先开始闹的脾气。

“小孩子闹脾气不是很正常吗,你大不了问问他讲开就好了...他小,你也小?”

叶沉蛟微惊,他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跟个孩子似的同另一个小孩儿闹脾气?

“我...下次问问好了。”

但他还没来得及问,一封书信就提早交到了他手上。

燕林在信里说,边境那边渐渐稳定下去,阿狼也到了年龄,过几天他便会赶来昆仑,将阿狼接去苍云堡。

叶沉蛟看着这封信,愣神了好久。

看信末题的日子,燕林估计不出二日便会赶来。

叶沉蛟张了张口,半晌又闭上了。

那天晚上,他提了一坛酒坐在窗前,不出一会儿黑罡变把一个小崽子领过来了。

黑罡离开后,叶沉蛟看着那一直垂眸观地就是不观他的
小孩儿开口道:“一个男孩子,唯唯诺诺扭扭捏捏跟小姑
娘似的,丢不丢人。”

“抬头,看我。”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要么滚蛋,要么看我。”

他自言三句,阿狼才看向他。

屋里没有点灯,今天月光很亮,借着那虚茫的辉色,他看着那小孩眼睛里有化不开的光晕,无比耀眼,无比绚丽。

叶沉蛟招招手,将酒斟了一盅,“过来,坐。”

阿狼慢慢走过去,拿起酒便一口闷下,却被那突然的辛辣呛了喉咙。

叶沉蛟看他那样,心里的气也早消没了:“你以为这酒跟平常给你喝的那些一样?西湖老家的鏖酒,埋了好些年岁,就你那囫囵的喝法真是浪费了这些珍酿。”

他自顾抿了一口,看阿狼刚刚那一下被激红的眼睛,道:“找你谈谈,这几天你怎么回事。”

“...我没事。”过了一阵子,才听阿狼小声地回答。

“大点声!说实话!你是真要变成小娘们儿了不成?”叶沉蛟一拍桌子,酒液撒出来不少,顿时有些心疼。

阿狼站在那里老半天没有出声,突然快步走到叶沉蛟面前,搬起那酒坛就对嘴一通快饮,末了擦了下嘴,直直瞪着叶沉蛟看。

叶沉蛟被这么一瞪瞪乐了:“你小子可以啊,看不出来,小酒鬼潜质。”

阿狼却不理他,瞪着叶沉蛟,过了一阵子,道:“情哥哥,是什么。”

“嗯?”叶沉蛟一愣,有些没听清。

“我问你情哥哥是什么!”阿狼啪地将手往桌上一拍,那声音有些颤抖,像正在嘶吼的狼崽。

“你气了那么久,就是想问这个?”叶沉蛟在心里琢磨,难道是这小孩觉得自己不检点,才想跟他拉开界限?细细一想,这还真能通的开,再加上那烦人的女人那个样子那种说法在那个地方...叶沉蛟有些头疼。

“阿狼,十岁了,你也不小了。”

“虽说不妥当,但如今我也算你半个爹,就提前跟你取了吧,取表字,‘不负’,你觉怎样?”

“不负家国,不负承望,不负自身,不负命途。”

“愿意要这字,便拿走吧。”

阿狼听他说完,心中仿佛突然掀了大浪,都说成年取字,但也有特殊原因提前会给孩子取好,大多都是过早分离便会...

这么一想,阿狼顿时怕了,颤着声音还没问出想说的话,叶沉蛟边在他心上给了一击:

“过几天你舅舅来接你回去,阿狼,好好在苍云学本事。”

叶沉蛟呷了一口,不再看小孩儿,转眼望着窗外的月亮。

“我原名叫长情,叶长情。”

裹了霜雪的风吹了进来,伴随这堪道虚无缥缈的话语,阿狼只觉他和叶沉蛟仿佛隔了很远很远,冻得他打了个寒噤。

鏖酒,原本就是战士临行前,亲人相赠的酒啊。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