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苍藏】狼顾(六)

小剧场:
叶沉蛟:我买几个橘子去,你就在此地等我,不要走动。
阿狼看着叶沉蛟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等当叶沉蛟艰难地把橘子买来,他眼中不禁有些热泪盈眶。

他刚想高声喊叶沉蛟的名字,只听叶沉蛟道:“儿子!”

“呼、呼...”燕长晏猛的惊醒,看着身旁熟睡的叶沉蛟,又将人翻过去挺身进入。

叶沉蛟被他那么一折腾,咬牙道:“你又...!”

燕长晏舔吻着叶沉蛟的颈窝,道:“是叔不是父亲、是叔不是父亲...”

叶沉蛟内心:??????你又想玩什么花样了?

被微博评论笑出声,我写的时候根本没有注意居然有点像《背影》的那句,顺便为什么沉蛟是“情哥哥”呢,我感觉我有隐隐约约埋伏笔了。

出来没有见到阿狼的身影,叶沉蛟心里一紧,环顾四周后他来到对面卖糖葫芦的小贩身边问道:“这位兄台,敢问你有没有看见这么大小的一个男孩子,身穿一身白衣,十来岁的模样,长相也很出色...”

叶沉蛟用手朝自己胸口前比划几下,语气有些急切。

小贩想了想,突然一拍手:“哦!见过见过!好像...好像是被那边怡红楼的女子带走了。”

叶沉蛟眉头一紧,道:“多谢兄台。”

那边阿狼一边挣扎一边被女人拉去了怡红楼,他喊道:“你放开我!”

女人娇俏一笑:“小弟弟,今天我带你来是让你来见见世面的,又不收你钱,这种好事落你头上,怎么还不领情呢~”

阿狼咬牙:“我要去找我叔!”

女人将双手被缚的阿狼领到一间上房,悠悠点上一支熏香,笑道:“别急嘛,你叔叔很快就会来见你的。”

阿狼一惊,心中顿时清明,这女人分明是拿自己当饵,目的就是要钩他的叶叔上来!

“你、你想对叔做什么?!”

女人已经出去,阿狼只能在慢慢掩上的门缝中看见她微微勾唇:“做什么小孩子就不需管了,不过...先让你在这里尝尝这‘魇香’的甜头吧~”

随着门被紧紧关上,阿狼拼命挣扎,奈何手脚都被那恶女捆住,只能干干坐在原地心急火燎。

但鼻间缭绕的香气令他头脑略略昏沉,半梦半醒间,他好像看见房门被打开,然后一身明黄锦袍的叶沉蛟踏了进来。

阿狼一个激灵:“叔!你来了!”

但叶沉蛟好似没有听到,只是径直走向对面的床榻,接着,背对着阿狼慢慢褪下了衣衫...

“...叔?”阿狼吞了吞口水,看着那人莹白的后背,和那掩在半褪衣物下的双臀...

——那种感觉又来了。

“砰——”叶沉蛟猛的推开怡红楼的大门,神色冰冷地看向前面斟茶的女人。

“红珏,阿狼呢。”

“哟,情哥哥好些日子不见,怎么越发和人家生疏了...”名叫红珏的女人皱了皱眉,眼中顿时生出水光。

“别那么喊我。”叶沉蛟把重剑往地上一插,激荡的剑气将红珏震退数步。

“你有什么事,不如直说出来。”

红珏一顿,将那原本就轻薄露肉的衣裙扯了扯,两团软肉仿佛即将呼之欲出、蹦跳出来。

“情哥哥什么时候和红珏成亲?”

叶沉蛟将眼睛别开,仍是问道:“你有什么事,不如直说,否则,我就直接拆楼寻人了!”

红珏这次不笑了,她道:“我要昆仑灵鹿的鹿茸,还有洛水深处的幻菇。”

叶沉蛟抬眼看她:“你还打算救他。”

红珏自嘲一笑:“他对我有恩,但红珏一直心系的都是情哥哥你啊...”

“三日后我会命人送来,阿狼在哪?”

“楼上左转第二间上房。”

待叶沉蛟推开房门,便被铺天盖地的香气熏了满脸,急忙捂住口鼻,没有吸入太多。

进去后他在角落看到了脸颊红的仿佛快要滴血的阿狼,心中一惊,赶忙过去将他身上的麻绳除了,然后看着那双迷蒙的眼睛,把人横抱下去对红珏道:“他这是什么情况?!”

红珏道:“魇香而已,我看这小娃娃估计尝到不少甜头了呢!”

“你给他熏魇香?!还放他在那里待那么久?”叶沉蛟有些压不住怒气,魇香,勾的是人掩藏在心底最深处、也是最深沉的欲望,或者,是最为恐惧的梦魇。有的人在魇香下待久了,会一直陷入香气带来的快感或是恐惧之中,然后永久沉睡下去,成为一个半死人。

一般情况下,勾起欲望的大多都是成年人,小孩子大多都是梦魇,叶沉蛟这么想着,对阿狼的疼惜更甚。
“就一点点量而已,你瞧,他这不醒了吗?”

叶沉蛟低头,看着神智慢慢清醒的阿狼,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了。

“叔...?”阿狼看清眼前之人是谁后,脸颊刚刚退下的热度瞬间又回来了。

叶沉蛟看他这样,心疼的不行,小孩子肯定被吓到了。他轻声安慰道:“没事了,都是假的,阿狼刚刚看见的都是假象,没事了,叔在呢。”

“假...假的?”阿狼放在身前的手突然收紧。

叶沉蛟只当是阿狼被吓到了,连忙说:“你中了魇香,看见的都是假象,阿狼想吃什么好东西,叔带你去吃好不好?”

但阿狼眼睛只是黯淡了下去,把头埋在叶沉蛟怀里不动了。

叶沉蛟临走前,红珏笑得娇媚把他送出去,并道:“情哥哥何时才能来娶红珏?”

阿狼在听见“情哥哥”时身子就一颤,听见“娶”字,双手都快把叶沉蛟的衣领拽坏了。

“红珏,你问问你自己的心,看看它究竟想要的是什么。”叶沉蛟说完,抱着阿狼就离开了。

“...我怎么,知道呢...”红珏在叶沉蛟走后,身子颓然地靠在门前,哀叹一声。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