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苍藏】狼顾(五)

关机一星期研究电影美学...要死要死...
小剧场
某人:小孩子快长大了,要开苞开苞了。
叶沉蛟:这孩子才快九岁。
某人:谁让他长得跟十一二的小公子一样嘛!
叶沉蛟:那也不行(拔剑)。
某人:好好好不开不开,依你依你。
(内心暗自):等他真正开苞有你好受的...

“沉蛟,好事啊好事啊!”

叶沉蛟停下手中的事情,抬眼看着风风火火闯进来的黑罡:“一大清早的,什么好事这么着急?”

黑罡拍了拍手:“阿狼那娃子,今天能坚持到近两个时辰了!”

叶沉蛟也是有点惊讶,两个时辰,不止包含了扎马步,还有俯卧、蹲起这些东西,中间没有停顿休息时间,能撑到两小时已经很不容易了。

毕竟阿狼先前一个时辰扎马步都很吃力。

叶沉蛟盯着桌子微愣:阿狼在这待了快两个月了...

两个月的时间,加上长期的锻炼,阿狼身子已经逐渐长开,与刚来时那小瘦猴的样子已经完全不同了。

叶沉蛟对黑罡道:“抽时间再置一张新床吧。”
“啊?”

“阿狼是时候该和我分床睡了,都这么大了...”叶沉蛟在胸口比划了下,阿狼个子窜的很快,现在已经到自己胸口那么高了。

“顺便,过一天我打算带阿狼去一趟扬州,那边有一批货我得亲自去接应。”叶沉蛟擦拭好剑,又道:“这个年纪,就应该天南地北好好去见识见识了。”

黑罡道:“也好,毕竟在昆仑一直待着,年年飞雪不断,这小子怕是都会把春天给忘了。”

叶沉蛟点头:“帮他拿一套轻便的衣服来罢。”

叶沉蛟待黑罡出去后,自己也慢慢走出去,走到一处地方停下,迎着漫天的飞雪,看着那雪松下的孩子。

“阿狼,你来。”叶沉蛟招了招手。

“叔?!”阿狼听见声音回头,看见来人,乌黑的眼睛瞬刻亮了,急忙朝这边跑去。

叶沉蛟看着小孩气喘吁吁的样子,伸手将阿狼的衣领整好。

微凉的手指无意间触上脸颊,阿狼轻轻一颤,把头往一旁偏了偏。

叶沉蛟微微一顿,道:“收拾下东西,明天跟我去趟扬州。”

阿狼也没问为什么去扬州,点头应下。

叶沉蛟就喜欢阿狼这种性子,省了自己不少话讲。

快马加鞭,到扬州城时赶趟上了早春时节,新绿萌发、莺燕轻语,淡色的桃花铺了满路,春风不醉人自醉,扬州的好景美得令人心旷神怡。

叶沉蛟找了个客栈歇脚,领阿狼进去后也是收到了不少眼神的打量。

他虽是名声在外,但常年还是待在昆仑,样貌并不是多为认知。

而且这些目光大部分都是冲阿狼去的。

干净利落地将阿狼整理了一下,叶沉蛟不得不说这小子生的是真好。先前小瘦猴的时候看不出来,喂肥一段日子那模样也开始要长开,加上给阿狼换了身乌黑滚金的新衣,完全就成了一个玉雪可爱的小公子。

叶沉蛟用手轻轻捏住阿狼的后颈,担心这小子兴奋过头,万一猛的回头,估计会给孩子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但阿狼一僵,不动声色的轻轻避开了。

叶沉蛟攥了攥手,最终还是收回去了。

寻了个酒楼,叶沉蛟和阿狼在二楼坐着,要了份烧刀子酒和一小碟花生,正欲给阿狼倾一小点酒,便被楼下突然的拍板声打住了动作。

只听那说书先生道:“...再说那凛风堡主叶沉蛟,年纪轻轻斩下瞿塘峡江中的黑蛟,一举成名!自古少年多英郎哪!但是,听闻叶堡主原名并不叫沉蛟,具体叫啥...”说书先生一停,引得一众听八卦的屏住呼吸等待下文。

“具体叫啥,我也不知晓哇!”说书先生再一拍,顿时酒楼里喝倒彩声无数。

叶沉蛟静静听完,抿了口酒:“阿狼,走吧,快到时间了。”

“啊?啊!好、好的叔。”阿狼收回目光,跟着叶沉蛟起身走了。

叶沉蛟来到约好的客栈,回头对阿狼道:“你在此地等我,不要走动,我很快就回来。”

阿狼乖乖点头。

过了一阵子,阿狼突然闻到身旁一股浓烈的脂粉味,转身看见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在盯着他笑:“哟,小公子好生俊俏!”

说着便用那芊芊玉指搔了下阿狼的下巴:“小公子,我见刚刚跟你一同来的公子去那边的楼了,你不如跟我去我那楼见识见识?”

阿狼往后一退:“不行,我不能离开这里。”

女人娇声笑了笑:“看你的模样,不收你钱让你去我那好生玩乐一番你还不乐意,走嘛,让几个姐姐给你开开苞~”

阿狼正欲离开,不料那女人力气竟然出奇地大,直直将他拉走了。

待叶沉蛟办好事情出来,环顾四周一趟:“阿狼...?”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