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唐藏】将草包进行到底(十六)(完结)

完结啦,当然有番外,番外肯定咳咳咳!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陪伴,我们番外和新文见★

叶晏醒来后,坐在榻上定定朝窗外望去。

此时正值盛夏,远远便能望见唐门大片大片翠绿的竹林。

他在梦里度过了一场因唐凛而变得异常满足的新年,他在现实,也同唐凛一起经历了叶府的变故、守了一个冰寒刺骨的凛冬。

唐凛珍贵的回忆都是和自己有关,叶晏叹了口气,闭眼细数又扪心自问,从稚童到青年,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自己珍贵的回忆何尝不是与唐凛有关?

不然在先前的梦境里,往年旧事,陈芝麻烂谷子的,要不是都和唐凛紧紧相连,他还能至今都能记得清清楚楚?

他也想过,唐凛对自己,或是自己对唐凛,那种情感也可能出于长期相处之下,将亲情和兄弟情同爱情相之混淆。

或是自己如今落魄不堪,唐凛的相惜相护仿若寒冬的一团暖火,令自己突然对其产生那种情感。

这种想法一出来,便被叶晏打消了。

王家小少爷还和他小仆人情同手足呢,怎么就没见人家好上了?

他自己年少也有交好的朋友,怎么没见自己和人家发展超越兄弟情的东西了?

况且...打从一开始,自己便对唐凛的吻从未排斥过,就算是看了唐凛的那些画,自己也只是大惊之下,但心中未生嫌隙。

再者,自己围观了那么一场醉酒误事的场景,除了脸爆红、心猛跳,最后整个人羞的不知所云、浑浑噩噩,却也不曾感到嫌恶。

要是换成其他人...自己不得把他头踢下来。

此刻正好,先前送饭的大兄弟又来送饭了,把饭菜搁下刚想走,便被叶晏叫住了:“哎,等等,让唐凛过来一趟。”

那属下有点犹豫:“少主他...好像并不想过来,便让我来给公子送饭。”

叶晏一笑:“你给他讲,我被他软禁那么几天,十分郁闷,想绝食想自尽,就是不想活。”

待房门关上,叶晏看着窗外绿竹,禁不住一阵愉悦。此正有一阵清风抚来,顿觉心中清明通悟、自在怡然。

很快,房门突然被人大力推开,唐凛急急问道:“怎么回事?怎么不好好吃饭?”

便只见叶晏一人坐在桌前,一手执筷吃得正香。看见唐凛,便挥挥手:“来来来,坐下,一起吃。”

唐凛有些犹豫,最终还是坐下了,不理解叶晏为何突然这样,也不动筷。

半晌,只听叶晏慢慢说道:“那梦浮香,是你故意放的吧。”

唐凛身子一震,并未言语。

“盒子放那里,就是觉得我会摸出来打开看。就算我不摸,你也会趁着晚上偷偷摸摸亲完我再点上,对吧。”
叶晏一直吃,也没去看唐凛的神情,一副安然自得、身处事外的样子。

“我...只想,让你知道我的、我对你的...”唐凛没说下去,顿了顿又道:“把你绑来,把你软禁,还想让你在梦境中看见我的回忆...小人作为。”

“嗯,还有你偷偷亲我、偷偷画我的事情,也给算进去。”

“我、我不...我!”唐凛突然站起来,手足无措,半晌又颓然道:“我不该对少爷抱有那种想法,是我自身原因。您应该,早就对我感到厌恶了吧。”

“虽然那日您把我送走,那些话让我一记起,心中便绞痛不堪,”想把少爷捆回来,狠狠地把他衣衫撕开,埋进他身体深处,让他再也不要离开自己、再也不会说那种话。

“...但当那鸟儿有天突然飞进我的屋子,当我知道真相,又越发欣喜若狂,想见少爷、想让少爷永远留在身边,那种欲望,我控制不住。”

等唐凛说完,叶晏叹口气:“你可知,有人偷偷拿我的脸画那种图、偷偷亲我摸我,咬我脖子...我会怎样?我会把他的头给割下来踢。”

唐凛瞬间收紧了双手。

“....但对你不会,不如说,曾经只是会羞耻,如今却会感到欣喜。大概是想明了后,心态也转变了吧。”

这话说完,叶晏见唐凛依旧楞在那里一动不动,整个人仿佛凝成了木雕。

叶晏一笑,在窗前站定,对他招招手:“过来。”

待人僵硬着身子走近,叶晏便从正面拥抱住了唐凛,轻轻柔柔在他的脖子上啄了一口:“我说,我想明白了。”
想明白了,心中想这样做,便也这样做了。

“摸摸这处的心跳,和你现在一样,大抵都是欣喜的。”
叶晏将唐凛的手放在心口,自己将放在他心口处的手掌放下,踮起脚环住唐凛的脖子,将人往自己这边一压,就那么吻上去了。

那样温柔的吻,仿佛是一阵微风,将湖上泛波的绿水抚开了、荡开了。

绿波荡漾在自己心上,将那微风染红了。

评论(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