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唐藏】将草包进行到底(十五)

叶晏只觉头脑发昏,脚步虚浮,丢魂似的看着唐凛抱着那醉酒的自己往叶府走,自己也混混然跟着去了。

他怎么会发出那种羞耻的声音...

叶晏一阵头疼。

看唐凛把那个自己抱回房间,放到床榻上掖好被子,又转身去打了一盆水,小心又温柔地擦拭着叶晏的面颊。

叶晏在一旁看着,心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待唐凛打点好一切后,叶晏跟着他出去,突然发现自己老爹正站在门口看着唐凛,他眼睛里面的情绪看不分明。

半晌,叶老爷叹了口气:“你明明可以回去唐家堡,却在这里做着佣人该做的事。”

唐凛道:“他们弃我厌我,置我不顾,如今堡里诸事纷杂,前少主又出了事,他自然是想让我回去。”

光听完这两句话,叶晏心中就一道惊雷劈下——唐凛...居然很早以前就知道自己的身世?!

前少主...叶晏想了想,那个时候好像听说过唐门少主遇害,唐绪有一个私生子的事也浮出水面...但是那个孩子却是不知所踪,直到一年前被叶晏发现竟然是自己的小侍卫,然后自己扮演了回恶人把人送回去了。

“既然如今他们也没有刻意寻我,不如不去。”

“你这又是何苦...做少主和做侍卫,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心有所念罢了。”

说完这话,唐凛便离开了。

叶晏顿时攥紧了双手,心脏刚刚重重一跳,令他有些茫然,有些不知所措。

还没待他想清楚自己的想法,便突然一阵眩晕,缓过来后一惊,自己怎么又回到唐家堡、唐凛的房间里了?
但四下一顾,发觉这里东西的摆设和他记忆里的有所不同,应当还是在唐凛的梦境里。

这应该是...唐凛被自己赶走后回到唐家堡的时候。
突然间,房门被人推开,叶晏一惊,但鼻间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下一瞬便看见唐凛走了进来。

待他将上衣脱下后,叶晏被那后背上触目惊心的伤疤吓了一跳。

但唐凛只是一声不吭地给自己上药,新伤加旧伤,做唐门的少主怎会是那么容易的事。

叶晏心中发酸,他竟然忘了这事,当初还不如...把他留下来。

又见唐凛在床下把那个木盒子拿出来打开,缓缓道:“少爷...今天我终于能近那人的身,在他脸上划了一道,但还是太弱了。

少爷现在自己一人会不会照顾不好自己,将近大寒,会不会受凉生病...我如今无法去见少爷,只有越来越强,
才能去将你接回来,把你护好...”

“少爷!少爷!护好!护好!”

突然叶晏耳畔听见一个奇怪的声音,同时唐凛收起盒子向窗边走去,叶晏顺着他的动作看过去,窗边有个鸟笼,鸟笼里——

?????

!!!!!

那不是自己当年放走的学舌啭音鸟吗?!

怎么会在唐凛这里??

然后那没良心鸟继续叫道:“不能毁!唐凛!不能毁!唐凛!”

“喜欢唐凛!想办法!想办法!”

“配合!让他走!配合!让他走!”

叶晏心里又是几道惊雷劈来——自己竟然从一开始就被这鸟给卖了?!

还没想明白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便又是感到一阵晕眩。

叶晏睁开眼,看见熟悉的床帐,侧头一看那燃尽的梦浮香,自己已经从梦里出来了。

与其说是梦,不如说是唐凛的回忆,但这回忆里...都是和自己有关的。

梦浮香所能望见的,便是一个人最为珍贵的东西。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