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唐藏】将草包进行到底(十一)

大家中秋节吉祥——!!!快乐!!!如意!!欧气常在努力有钱!!!!

叶晏只觉整个人脑子里快炸了。

但唐凛只不过是叹了口气:“过来吃饭。”

之后叶晏是如何踏出这里,如何被领到桌前,如何端坐下去,他都一概不知。

直到唐凛递给他一双筷子,叶晏混沌的大脑才缓慢地挤出来些清明意识。

唐凛端来的饭菜都很清淡,都是平常自己爱吃的。
但此时叶晏只觉食如嚼蜡,心思颇重。

但他个人从不愿一些搞不懂的事情一直驻扎在自己心里,缠的他喘不过气。

所以,叶晏筷子轻轻搁在碗沿上,攥了攥手,下定决心开口:“那画,是你画的吗?”

他不敢去看唐凛,单这一句话仿佛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室里本就安静,此话一出,叶晏觉得只能听见自己加快的心跳。

“是我。”

就在叶晏以外唐凛不会回答时,唐凛就那么开口了,一开口,叶晏还是被震的吸了口气。

“...为什么?唐凛,你就真的因为那年我把你赶走,然后记恨我至如今,想方设法来羞辱我?”

“不是。”

“不是?那是什么原因?你...那些画...你...”叶晏不是傻子,唐凛既然否认了自己的话,那只可能真正的答案就偏向他心中另一个说法了。

“是,我喜欢少爷。从很久以前,直到现在。是情爱的那种喜欢,你要觉得恶心,我以后大可不来见你,但绝不会放你走。”

唐凛就那么定定看着叶晏,这话说完,不等叶晏反应回神便又起身离开了。

叶晏楞坐在那里好一会儿,直到门重新打开,他心里一惊,筷子带碗哗啦一声摔在地上,好在没坏。

没想到来的却是唐凛的一个手下,那手下对他道:“叶公子,少主吩咐了,您晚上在床榻上歇息便可。”

然后在身后招呼了几下,几个大汉走了进来,一起把那笼子抬走了。

待人都走后,叶晏还是在凳子上坐着不动,半晌弯腰把碗筷拾起来。

此时他已经镇定了一点,但是心里依旧是一阵狂风呼啸。

他这十几年来一直把唐凛当做兄弟对待,分桃断袖的事儿他只是听其他人谈起过,从未放在心上罢了。

但此刻他这兄弟亲口对他说我心悦你,这是自己人生中从未经历的事情。

叶晏觉得自己没喜欢过什么女人,但也绝不会去喜欢什么男人。对唐凛更是只有兄弟之情,他需要时间缓缓...

也不清楚为何唐凛会对自己抱有那种感情。

怀着沉重的心情去了床榻旁,只一想到这是唐凛平常休息过的地方,心中一阵复杂,但还是躺了上去。

直愣愣看着屋顶,叶晏觉得自己今晚肯定睡不踏实了,又才发觉桌上的蜡烛还没熄灭,刚刚下床想去吹了,结果靴子不知被自己昏沉间脱去哪里了。

趴下身子探手向床下摸去,靴子没摸到,摸出来个小木箱。

叶晏仔细一看,这小箱子...好像是曾经自己送给唐凛的?

心里纠结一阵,还是抵不过好奇心,鬼使神差的打开后,叶晏觉得自己今天收到的冲击简直太多了。

里面端端好好放着一个小圆铃铛、一个桃木小剑、一个小小的话本,好几张捋平的包裹糕点的酥纸、还有一把梳子。

都是曾经自己送给他的。

好几年了...

叶晏突然记起来,唐凛从小有个习惯,就是把自己重要的东西藏在床底下。

还真没变。

叶晏想笑,但是扯了半天嘴还是没笑出来,他自己觉得此刻的表情肯定比哭还难看。

最终还是没管那支蜡烛,叶晏重新把盒子放回去,躺在床上盯着上面看。

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如何想这事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唐凛那么喜欢他。

胡思乱想间,叶晏还是抵不过睡意,沉沉闭了眼。

待他熟睡后,房门轻轻打开。

唐凛来到床前,轻轻抚摸着叶晏的脸,然后温柔地在他额上吻了吻。

温柔的仿佛是即将黑沉下去的天幕。

目光留恋地看了一会,唐凛还是起身走了,走之前把叶晏的被子掖好,再把门轻轻关上。

黑暗里,叶晏死死捂着那颗乱跳的心,长长叹了口气。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