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唐藏】将草包进行到底(十)

叶晏颓然靠坐了一阵子,还是想不出为何唐凛会这样对待他。

本打算闭目养神,奈何肚子发出一阵抗议。

眼看天都快暗下去了,叶晏无奈地晃晃手脚,镣铐喀啦啦作响。又望了望那被唐凛无情搞坏的笼锁,门都打开了自己还是出不去啊!

要是有什么东西...嗯?

叶晏一惊,急忙在身上翻找着,半晌摸出来几个自己用铁丝掰弯做成的鱼钩。

过了一阵子,解放后的叶晏心道:“这镣铐怎么...这么好弄坏...?”

自己就那么没有技巧地瞎摸乱投一通,居然弄开了,惊喜惊喜。

本着不愿轻易冒犯唐凛住处的叶晏因要饱腹而将这个想法暂时打消了。

毕竟这屋子外面全都是唐凛布下的人手,也不好逃跑,虽说自己本就没打算跑罢了。

重新把唐凛的被褥叠整齐,叶晏叹气,怎么哪里都没有吃的。

这人还真是一如既往地讲究。

天色已暗,欲打道回府的叶晏摸黑往笼子走去,突然发觉手下触感不对。

稍一使劲,自己手上按着的东西吱呀一声开了,叶晏才发现这里竟然有扇小门。

虽说再未能征得同意前,随意进出他人屋子各处非常没有礼教...可是叶晏实在是饿的难受,只能进去碰碰运气了。

探头进去,叶晏果真有点失望。

这门里只是个存放书画的书室而已,和着一丝丝墨香,叶晏只觉越发饿了。

正欲转身,突然脚下一个踉跄,叶晏被门口存放画卷的筐子绊倒了。

叶晏一阵头疼,正把画卷挨个放回原处,不料有一卷已经铺散开了。

这书室本就靠向阳面,此刻屋里还是可以视物的。

待他看清那画上的内容,只觉身处冰火两重天内。

画上有一个仰卧在榻上的人。

【以下内容请移步微博,lof上次把我完全和谐了,恶魔妈妈买面膜——!!!】

若是换成别人看,可能会羞的面红耳赤,但叶晏只觉手脚冰凉。

——这人,怎么看怎么似他。

压下一口闷气,叶晏突然把筐子里的画卷一一铺张开来。

越看面色越红,越看越是不解。

画上的自己被人用各种姿势与一个看不见的人交/合,笔触细致入微,可见画师描绘时的专注与看重。
这...到底是谁画的?

是唐凛?还是唐凛找人画的?

唐凛为什么要画这样的画?

是把自己恨的狠了,是单纯的羞辱,还是其他别的什么?

叶晏只觉心下很乱,头也很痛。

胡乱地把画放回去,跌跌撞撞想逃离这里。

但在转身后,整个人生生定在原地——因为唐凛正端着一些饭菜站在门口,就那样看着他。

脸上表情看不分明。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