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唐藏】将草包进行到底(八)

“退下吧。”

“是,少主!”

“你,留下。”

原本背身于众暗卫的男人此时慢慢转过身来,一双蓄满冷意的眸子淡淡扫向一个大汉。

“少、少主...”

男人也未看他,转身去了一旁的鸟笼边,打开笼子向里面的鸟儿递上鸟食,神情也变得无比温柔和亲昵。

“我的命令是将人完好无损的带回来,听说你却将人劈昏了...”男人慢条斯理地擦着手指,语气轻缓,但却让大汉的后背霎时被冷汗浸湿。

“去哪里领罚,不必我多说了罢。”

“...是、是,少主!”

大汉听完这话,颤着双腿退了下去。

整个昏暗的大厅里只剩下男人一个,他脸上的神情或许是光尘作祟,一时间竟看不分明。

悠悠转醒,叶晏的视线还未清晰,稍一偏头便被后颈的刺痛激得嘶嘶吐气。

抬手欲揉,却发觉两手手腕异常沉重,轻轻一动,便听见铁链喀啦啦摩擦地面的声响,叶晏顿时清醒了个彻底。

怎么手脚都被铁链栓上了?

呼出一口气,叶晏发觉自己处在一个笼子里,铁笼上呈圆弧状隆起,俨然就是个大型的鸟笼。

把爷当鸟玩儿??!

这也忒生气!!!!

叶晏动气,后颈骤然一痛,顿时蔫儿了。

“八成是唐...不,绝对是他干的。”

叶晏颓然靠坐着,自己当初那样对他,如今该有的下场大致心里也有个数了。

反正早晚难逃一死,不如安于现状,苦中作乐,也称得上是件高雅之事。

叶晏心中释然,整个人难得放松下来,便仔细打量放着这鸟笼的屋子。

自他醒来时这地方就只他一个,身处的这间屋室很大,室内装饰也极其简约。但一桌一椅、门前盆景、雕花镂窗,再或者是桌上摆放的笔墨纸砚,一眼望去便知不是凡物。

怪冷清的。

在叶晏想扯嗓子喊一声不知有无回音时,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了。

叶晏无比淡定的看着那人缓步走来,心中却早已大浪临头打来。
来人一袭墨蓝色劲装,贴身的布料将其完美的身材展现出来,一双长腿在叶晏视线里晃了晃,便在笼前几步停住了。

叶晏抬头,镇定对上男人未被面具遮住的眼睛。

“呵呵...怎么,着急过来处置我了?”

唐凛眉头一皱,眼睛里仿佛有什么在挣扎涌动,不过须臾便沉寂下去,暗的像一汪深潭。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