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将草包进行到底(七)

这是唐凛走后叶晏独自度过的一个冬日。

这天下了场大雪,白皑皑的,覆盖了这此间天地。

叶晏走到院子,看着被雪满缀的银杏树。

树上的银杏叶早已掉光,但枝条与缝隙间的薄雪却将其衬托的更显清丽。

“...真是个好景象...”叶晏喃喃道。

可惜了无人共赏。

这天叶晏褪去一身的明黄贵气,身着一件朴素的白衣,散着长发,闭了叶府的大门,只身往苍崖山去了。

一年后

苍崖山中有一处无名湖泊,此时正值夏季,碧波漾漾,湖鱼跃水,周围绿树蓊翠,着实让人倍感愉悦。

湖岸上,一尾鱼竿闲闲垂着,鱼竿主人一袭白衣,头发未束散在身后,换做别人可能会觉得这身打扮邋遢至极,可惜这人生的一副好相貌,愣是将这身行头穿出了逍遥自在的味道。

叶晏嘴里叼着一根草茎,一手托腮,嘴里哼着模糊的曲调。

唐门众暗卫寻到这里时看到的便是这种景象。

叶晏眼睛瞥到一群墨蓝身影,心道:“我操怎么走路不出声音的。”

回头仔细一看那些人脸上的面具,心里一惊,还没来得及起身逃跑,便见一个大汉收起来一张画卷,喊道:“就是他,我们上!”

叶晏头疼地觉得自己估计是跑不成了,离开叶府来到苍崖山隐居的一个年头,除了成天钓个鱼做个菜去河里洗澡去树下睡觉以外...武功还是老样子。

不过转头一想,自己这身打扮完全就是世外大侠的派头,估计能把这些人吓退回去?

最后叶晏在被人捆起双腕、以倒拔大头蒜的架势扛起来后,打消了这个智障的念头。

这时忽然看见鱼竿一动,然后唰的一下被鱼拖进水中,叶晏一阵心痛:“我的鱼啊——”

暗卫见他挣扎还啰嗦,一个手刀劈向叶晏的后颈,扛死狗般把人带走了。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