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唐藏】将草包进行到底(一)

前期忠犬后期略黑侍卫攻x看似草包实则心大淡然二少受


天凉了,让叶家倒大霉吧。

叶晏看着身边匆匆忙忙拖家带口、携这携那跑出叶府的各小厮婢女心情一瞬沧桑。

突然瞅见看家总管驾马车朝他奔来,刚想出声极力挽留一下,便被那一马扬蹄带起的尘土糊了满脸。

叶晏:“......”

慢慢收回向前伸出的手,叶晏抹抹脸,心道:“跑吧跑吧,反正我爹都跑了,留下我一个人静一静也好。”

叶家世代经商,家中个个都是会赚钱的商贾,但到叶晏这代便有江河日下、由盛转衰的趋势,叶晏是个只会逗鸟赏花听曲的草包。

仗着亲爹有钱,整天闲了吧唧的该干啥干啥,虽说干的在别人眼里都不是正经事罢了。这下好了,叶晏的亲爹南下做生意做黄了,家底都他娘的快被追债的搬空了。

叶晏叹了口气,转头看见看站屋门前的男人,那人背挺的很直,站姿规整,仿若毫无生机的雕像。

那是叶晏小时候被他爹拾回来给他做侍卫的唐凛。

他走向一直沉默不语的唐凛道:“现在府里走的人差不多了,我一会儿给你准备些银两,拿着就离开吧。”

唐凛不为所动:“属下绝不会弃少爷于不顾。”

叶晏心想这人还是死脑子一根筋,开口劝道:“你我相伴十几年,这其中情义定是不薄,因此我才得给你指个出路。如今叶家不仅讨债的多,仇家也不少,你跟着我一丁点好处都捞不到。你难道想跟我去苍崖山过野人生活?”

唐凛道:“正是因为仇家多,少爷又不会武功,因此属下定会保护好少爷,请少爷放心。”

叶晏头疼:“忠心是对的,但用的地方绝对是错的。”

唐凛:“属下认为是正确的。”

叶晏一噎,看着那俯首半跪的人,因他脸上戴了面具,何种神情也看不仔细,只能无奈挥手:“从小到大你这倔脾气还是改不来,以后肯定得吃亏。罢了,走不走随便你,到时候后悔了可别过来抱着我哭。”

唐凛:“是!”

叶晏脸上神情变了变,终究是一言不发转身回了府中。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