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忘羡】遗忘咒(一)

这篇新文是以哈利波特为背景,其实也没涉及很多东西…大家可以当成是普通的魔法文看。
被施了遗忘咒的忘机(斯莱特林学院)x幽灵羡(拉文克劳学院)的故事,he!爱大家!

文案:

“如果有一天你忘却了我,再次重逢时,你是否还会爱上我。”

Obliviate,一忘皆空。

💐《遗忘咒》(一)

   文:狼川

“如果有天你忘却了我,再次重逢时,你是否还会爱上我。”

“Obliviate,一忘皆空。”


“嘿…蓝湛…”

“…别这个表情…”

“…你凑近些…”

蓝忘机颤抖着手,俯下身凑近怀里的人。

那人笑笑,在他耳畔道:“Obliviate.(一忘皆空)”

蓝忘机猛地起身,不可置信般看着那人。

“嘿,不难过不难过,忘了我吧…”

“不…”蓝忘机哑着嗓子,下意识想捂住耳朵,但咒语一旦出口,便是立即起效了。

怀里的人化作点点光沫,开始缓缓消散。

“不…别走…!你别走!「……」!”蓝忘机声音发抖,急忙想把那光沫拦住,聚在一起,想聚成一个人的样子。

可那人消散地太快了…这个做法简直是徒劳。

「……」这是…什么?

「……」是谁?

「……」我怎么…想不起你的名字?

是谁…是谁…是谁…

“前辈?前辈?”

意识回笼,蓝忘机大口喘气,擦擦额上的汗珠。

“…无事。”他朝室友蓝思追摆摆手安抚道,面上却分外疲惫。

好几天了,自己一直在重复做着一个梦。

梦里有个自己叫不出名字的人。

那人还对自己释放了遗忘咒。

但不知为何,每每想起,心脏便会不自觉钝痛一下。

就像刺鸟衔着的荆棘花,落在心尖最柔软的部分,然后狠狠扎下,肆意生根、无尽蔓延。

“前辈,下节课是斯内普教授的黑魔法防御课,别迟到了呀。”蓝思追张张嘴,疑问的话到嘴边还是没说出来,只能转了个弯,岔过去了。


课堂上,斯莱特林(Slytherin)和拉文克劳(Ravenclaw)的高年级学生分坐两旁,在这个脾气古怪的教授面前每个人无一不表现得正正经经。

以蓝忘机为代表的斯莱特林学生们课堂表现优异,斯内普教授也难得露出了个稍稍令人看了安心的表情,给这个院校加了表现学分。

斯莱特林的一众魔法师们脸上的喜悦掩藏不住,唯独蓝忘机皱着眉头,看向一旁拉文克劳的学生们,视线毫无障碍——因为他一直是一个人坐,旁边的位置没人。

不对劲,好像少了什么。

心脏再次因这个不愉快的感觉钝痛起来,好似有什么扼住了自己的喉咙,令他难受地喘不过气来。

蓝忘机揉揉太阳穴,他想独自静一静。


下课后,蓝忘机去了一趟霍格沃兹的图书馆。

向在职图书馆管理员的平斯夫人点头示意后,他朝里面走去。

周围都是四大院校的魔法师们,有的是来查阅资料,有的则是为了消除那非常不好看的挂科成绩过来补习的。

四下里极静,像是被人施下了静默咒语,只能听见翻看书页的沙沙声。

蓝忘机一直朝图书馆深处走着,在一个楼梯前转身去了二楼。

图书馆二楼有扇窗,窗边是个古旧的水池。因为二楼摆放的都是些枯燥无味且颇有深度的书籍,一般是不会有学生来的。

但此刻,本是来求一隅安逸的蓝忘机瞳孔微缩——魔法学校的夕阳仿佛也沾了些别样的魅力,橘色的光晕斜斜透过窗子,铺散在坐在水池边上的人身上,从那透明的身体里穿过,纷落尽水中。

是个幽灵。

霍格沃兹里游荡的幽灵有很多,比如经常在食堂出没的“差点没头的尼克”——敏西的尼古拉斯爵士。

在这里看见幽灵倒也不算什么稀罕事。

但那一瞬间,蓝忘机的心脏猛然缩紧,眼睛也被这没由来的痛楚刺激得发红。

他涩涩开口:“你是谁…?”

那看着窗台的幽灵显然没有注意到身后早就立了个人,被这突如其来的“问候”吓了个激灵。

他擦擦不存在的冷汗,一边道:“我靠谁啊吓死个人了走路都没音儿的…”一边转过身来。

那幽灵有副好面孔,可称得上是“丰神俊朗”。

但在他看清对面是哪来的小朋友吓唬他时,身子明显一僵,很不自然地一僵。

“你是谁?”第二次发问,带了些不容退避的压迫意味。

“哎呀今天天气真好嗨。”幽灵打了个哈哈,一个转身便不见了。

但他却落了个东西。

那个东西不是灵魂体,就那么搁在窗台上,看着历经的时间也很久了,早已经变得发黄皱褶。

蓝忘机拿起那张卡片,那是一张图书馆的借阅证明。

上面贴着的照片和刚刚看见的幽灵长相一模一样。

而名字那里…

蓝忘机修长的手指将灰尘擦了,露出三个还能勉强认出来的字——“魏无羡”。

“魏…无羡…”蓝忘机薄唇微启。

“…魏、婴…?”当这两字脱口而出时,蓝忘机身子一震,手里的卡片也随之飞出,轻飘飘落在水面上。

魏婴…是谁?

为什么…他会说出这两个字?

To be continued…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