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忘羡】难得圆满(中)

又是几载春来,玉兰花开,香气染了云深不知处的里里外外。

一枝玉兰探入静室内,在窗台旁的书案上静静绽放,散着淡淡清香,倒是和这寂静室内的雅致气氛相得益彰。

小白花开的清丽,角度正好,似别在画中人的鬓角旁,给那世家公子容貌排行第四的俊脸又添了几分风流倜傥。

而作画之人却很晚才至,一梳弯月悬于天边,清新刻露,映得那踏星辰披辉月而来的人一袭白衣胜雪。

蓝忘机来到桌前,看见了画旁的一枝玉兰,不禁回想起曾经年少,自己抱着书卷往学堂走着,头上忽然被一朵花苞打了一记。抬眼望去,只瞧见始作俑者懒懒倚在窗上,他身后的广玉兰花开得一片娇好。

那人朝自己微微一笑:“蓝湛,又往蓝老头儿那边去?好生无趣,不如同我一道赏花观景!”

年少的蓝忘机毫不领情,斥道:“魏婴,你又逃课!”

“反正那老头儿也不待见我,逃课了又怎么啦?”魏无羡嘻笑一声跳下来,趁蓝忘机一个不注意朝他嘴里丢了块花糕。

他一脸明媚坏笑,一口糯米白牙晃得蓝忘机一愣,嘴里不自觉嚼嚼,将花糕咽了。

魏无羡这才满意看着对方反应过来突然涨红的脸颊,拍拍屁股耍劲儿跑了,留蓝忘机一人在原地羞也不是、气也不是。

又想到当年云梦楼台的抛花一见,二人早已殊途,自己不死心一言相劝,惹来那人不快。再次碰面,已是兵戎相见、生离死别。

每每想来这事,掌心便会抽几抽,心也牵动着一痛。

蓝忘机将当年魏无羡抛给他的花从书页里取来,看了半晌又放回去。

视线转到画上,手指轻柔沿着画中人的轮廓游走,看那带笑的眉眼,自己再没忍住,倾身下来,留下缱绻一吻,泪染墨痕。

前尘往事不可追,一层相思一层灰。

夷陵老祖身死魂消多年,怕已是被无数人淡忘了。

蓝思追四岁时候,刚来云深不知处那年在后山发现了两只兔子。

咿呀着艰难抱着两只肥兔子给蓝忘机看时,蓝忘机微微一愣,当年魏婴抱来的两只兔子竟未逃走,还好好地在后山长着。

他将那只稍显活泼的兔子抱起来,久久沉默。

这年蓝思追已经是个十五岁的少年郎了,在蓝家此等严谨的氛围中也形成了一副正经性子,但此刻他却是满脸焦急地寻着蓝二公子。

听闻大梵山上出了个食魂煞,且那山也是个夜猎的好地方,各大门派都派弟子前去,一是探查,二是历练。

蓝二公子定是会同他们一起前去,可此时却寻不到人影,能不急吗?

远远突然望见一人朝这处走来,怀里抱着几只小兔子欲往后山行去。

蓝思追眼睛一亮,急忙上前道出这事。

蓝忘机道:“不急,你们先去,我稍后便至。”

蓝思追只好看着后山漫山遍野的兔子一族又添新丁,张张嘴,还是闭上了。只先听从指令回去,整备好人手往目的地行去。

蓝忘机摸摸一团团扑在他腿上的兔子。

十三年来,他只一想那人,便会找来几只兔子养着。

兔子养了满山,但思怀的心绪早已溢出了青山之外。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