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花藏】吃松果不啦(十)

叶湛道:“我不想许那个愿望了。”

小花有些惊讶:“为何?”

叶湛走上前买了一串糖葫芦,将顶上最大的一颗山楂果拿下来递给小花。

他背对着夕阳,周身被浸了层暖暖的光。他怅然一笑,也是想通了,道:“我想凭自己的努力,堂堂正正追求他,不论结果如何,终究是有意义的啊。”

抱着果子的花寻心里有些吃味儿:“你喜欢的那个人,是什么样子的?”

叶湛觉得自己与小花也是经历种种艰辛困苦的老战友了,活到现在着实不容易。又加上方才被少年一刺激,且有些事在心里憋久了,不找个人说说,那事儿总会像起个疙瘩似的盘踞着,时间长了感觉特别闷得慌。

他整理了下语言,有些不好意思道:“你住万花那么久,知不知道一个叫‘花寻’的杏林弟子?”

“啊?”小花一愣,旋即感觉自己小小胸腔内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

“我…就、就喜欢他。”叶湛挠了挠自己烧红的一张脸,一口白牙亮晶晶的,那笑容突然亮了小花的眼。

“啪”,手上的山楂果骨碌碌落地。小花面无表情的鼠脸慢慢变得通红,它急忙用小爪子捂住它的小肥脸儿,心里乱了,脑子也乱了。

稍许,它将爪子放下,虽说面上看已沉稳如常,可心中仍是扑通乱跳。

花寻想,自己和叶湛明明毫无交集,怎么会被这个小傻子喜欢上…

“你怎么喜欢上那人的?”它摇摇尾巴,尾巴来回摆动的很快。

“唔…”叶湛回忆道:“我十五六岁那年吧,生了场大病,高烧一直不退,吃什么药都没见效果。

有天家里找来了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大小的万花弟子,让他给我治病。

不得不说那人年纪虽小,但医术精湛了得,然后我就好了。…当然这些并不是重点啦。”看着小花那仿佛听了场恶俗爱情故事的表情,叶湛忙继续解释:“重点是,那时候我算是个只喜欢逗鸟听书看话本的少爷,家族里对我极不看好。

有天那少年大夫来给我插针,外面有两个旁系亲戚嘴碎,说的大声了些,讲什么本就不学无术,找大夫治好也是伤财败德,人也是无材无用。

那大夫突然扬声不轻不重说了一句:‘他人喜好关尔等何事,未免管的太宽。且无材无用何以见得,我看倒是未必。同属一家亲朋,在背后讥讽自家宗族之人,心胸宽窄一见便知。我看尔等如今也未必了了。’

哈,噎的那两个旁系脸又红又白,想说什么又觉理亏,只能讪讪走了,那憋屈的脸我想起来就想笑哈哈哈哈。

最后那大夫将手把我眼睛合上,道一句好好休息,便走了。那时候我真的,怎么形容呢?就…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的意味儿吧。”

小花楞楞听完,那少年时期接诊的病患太多,似乎有这么一事。那时候的性子还未像如今这样打磨沉稳,听不顺心的话总想上去理论一二。

它道:“然后呢?”

“然后啊,我就觉得自己一见钟情了。而且越来越喜欢他,有事没事偷偷摸摸跑他住的地方远远看他,摘几朵好看的花儿放他门口,顺手再喂喂那些仙鹿。我跟你说那花我都捡好看的摘的,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欢。”叶湛语气有些自豪道。

小花听完这话,面色略黑,心道:原来我栽的那些药草经常会莫名其妙被人摘了丢门口的事儿是他干的…当初一直以为是有谁来砸场子。

叶湛又道:“…但我也只敢远远看他。你说我怂不怂,明明那么喜欢他。但我是男子,他也是。我怕他嫌恶了我,那样我再也不能来看他了…”

花寻突觉心酸,软了一颗心。他道:“那个人一定也会很喜欢你。”

叶湛笑笑:“但愿吧。”

寻了家客栈小住一晚,待叶湛熟睡后,墨衫医者点了二少的睡穴。

花寻看着叶湛温润如玉的一张脸,摸了摸,尔后俯下身,在那双唇上浅浅含过。

“我可没骗你,傻子。”

脱了外衫,花寻上了床榻将叶湛搂在怀中,大尾巴摇摇,最终盖在两人身上,再次相携入睡。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