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花藏】吃松果不啦(八)

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

小花是被一阵燥热闷开了眼睛。

它用爪爪揉揉自己,待意识清醒后突然发觉那燥热的来源不是自己,而是紧紧把它护在怀里的人。

叶湛面色青白,一双眼睛紧闭,眼眶外已是乌黑一片,嘴唇也趋近去于青紫色。夹带着浑身阵阵发热,小花一愣,叶湛这是中尸毒了!

它看着那人敞开的领口,一个黑色掌印明晃晃印在叶湛的胸膛上——是那黑衣人狠拍下的一掌里带了尸毒!

小花内心焦急,它这个样子也不能用内力逼毒,只能匆匆跑到已经气绝的乞丐身边,想从那人身上找到解药。

没有解药是必然的,突然间,那人的尸身居然蒸腾出一阵雾气,待雾散开后尸体早已消失,原地则留下了一张字条,上面只有四个字:“青岩绝情”。

小花心头一颤,那偷袭之人居然是新的线索。

但眼下唯一要紧的事情不是找那金松果,而是救叶湛那二傻子的命!尸毒入体,若不能及时将毒排出体外,人便会化作无意识的走尸。

可它如今这个样子,如何给叶湛逼毒?

冷心冷情的花大夫,头一次体会到焦灼的滋味儿。

突然间,松鼠的身子开始拉长拔高,小花看着自己的爪子慢慢变回了手的模样,一头青丝披散而下,及至那黑紫相衬的衣袍下摆。

花寻心中愕然,他变回去了?

但是…花大夫摸摸自己的松鼠耳朵,摇摇自己的蓬松尾巴,面无表情地思量,估计是那银松果起到了暂时变回去的作用。但他不清楚自己维持这个样子有多长时间,边忙至叶湛身旁,几根银针插入穴道,冲煞护心。

又在叶湛衣衫内拿出一袋糯米来,因着二傻子下河救自己,糯米早就泡开了。但也正好,可以比较方便地服下,不易卡在食道内导致消化不开。

可叶湛此时意识不清,一会喊热一会叫冷的,蜷着身子,嘴巴也不配合。

花寻稍加思虑,后下定决心似的,将糯米含进口中,捏着叶湛的下巴,以唇相渡。

舌尖将那软米粒儿推进去,略略缠上叶湛的舌头,轻轻含住吸吮,待唾液开始分泌,浸润口腔后,便让人将那米连带唾液着咽了下去。

花寻放下心,正欲将舌退出去,不料毫无意识的叶湛尝到了舒服的味道,主动去缠着那舌,不让其离开。

暧昧的啧啧水声渐渐响起,花寻被这变数搞得一懵,想要推开叶湛的手停了一瞬,又慢慢放下轻抚那人的脖颈。

鼻息相互重叠,未能咽下的唾液逐渐溢出唇角。吻逐渐变得激烈,先前主导方变为被动方,叶湛在昏沉中皱了皱眉头。

待花寻亲了个够,吻便落的缓慢温柔,他退了出去,将叶湛扶起来,双手放于他的背后,以内力逼毒。

待将毒逼出来,花大夫则叹了口气,终于安心了。

他找了个干净地方把叶湛平躺下去,不料那人竟张开了眼!

叶湛迷迷糊糊的,隐隐约约看出眼前之人时,他缓缓呲牙笑了,伸手摸摸花寻的脸:“花大夫…怎么张耳朵了…”又吧唧吧唧嘴,沉沉睡了去。

留下花寻一人心跳加速,明明先前刚平复好了的。

一张面瘫脸上难得惊讶:“你认识我…?”

突然砰一声响,一阵白光闪过,变回松鼠的小花一头栽进叶湛的胸膛,不禁有些微恼,但也大致确定了那果子令他维持人形的时间大概是一个半时辰左右。

温热的小身子窝进了叶湛的怀中,耳畔听着那人沉稳的心跳,小花才暗暗放心道:“就这样吧。”

叶湛啊叶湛,我对你到底…抱有一种怎么样的感情呢。

从来没喜欢过什么人的花大夫如是想。

此刻流萤满天,流水潺潺。

河汉跨着湖水,洛水倒映着一片星汉灿烂的好景象。

两人相携着沉沉睡去,和着微风,一夜好梦。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