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狼川_吃鸡腿不啦 微博发车,小剧场掉落(*´▽`*)

【花藏】吃松果不啦(三)

叶湛带着小花去了九溪十八涧转了转,又去看了虎跑泉,最后去了雷峰塔附近的小亭子里给它剥松子吃。

小花面无表情地吃着剥好后递至嘴边的果仁,问道:“怎么不去西湖里划船转转?”

叶湛听到这话,突然打了个激灵,问:“…你,想去西湖…划船玩儿啊?那…走、走呗。”

就这样一人一鼠来到西湖畔上,小花叹了口气:“怕水?”

叶湛越靠近湖边自己腿就越软:“小时候来西湖划船,一个不小心栽水里去了,当时也不会水,差点淹死…就…”

小花从叶湛肩头跳到他手上,让他将自己靠近过去,便踮着脚,双爪撑在叶湛脸上,自己的小胖脸慢慢挨过去,毫无表情道:“天色也晚了,我们回家吧。”

太阳离下山还有老大一会儿呢…叶湛收回余光,看着那放大的面瘫鼠脸,噗呲一下笑了:“…抱歉了。”

松鼠用双爪拍了拍他,没说话,跳回叶湛的肩膀上望着远方的斜阳出神。

叶湛只觉自己心上…一瞬温柔。

回去后,叶湛寻了个大篮子,在里面铺上柔软的布料和丝绸,底下垫着层层的鹅绒。手上觉得软乎乎的,摸着也挺保暖,心下这才熨帖,手指揉揉小花的大尾巴:“以后你就睡这里吧,行吗?”

花寻没有意见,觉得身为一只鼠,这种待遇也是挺不错的。但当它蹦进去的时候,那篮子边缘被踩得“咔吧”一声,断了一块。

小花:“…”默默把脚爪缩回去。

叶湛手指点点它的头,无奈道:“你刚站我肩上我就觉得了…花啊,咱该减减肥了。”

小花瘫着脸,用尾巴把自己裹了个严实,也不搭理叶湛了。

叶湛内心:…养的儿子不听父亲的话了,是不是叛逆期到了?

第二天清早,叶湛起来后发现小花还在沉沉睡着,便留下字条说明自己出去一趟,估计下午回来后才匆匆往万花谷赶去。

清晨,万花谷的小路两旁散播着淡淡的草木香气,沁人心脾。

叶湛悄悄落在揽星岩下的一间屋子旁,看见那依旧禁闭的木门,心下不免失落。

“花师兄今天还没回来…”万花弟子个个勤奋,这个时间已经有不少人出来采药修习了。

叶湛一听声音,忙把自己身形掩了,蹿到屋后藏着。

“是啊,这次师兄出谷也太久了,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两个万花弟子渐渐走远,叶湛这才呼出一口气,运起轻功往谷外去了。

还没回来…唉,自己已经…好久好久没看见他了。

叶湛离开万花,飞至扬州已经是晌午了。他思量了一个晚上,决心要给小花好好减肥,不然以后万一遇到什么麻烦状况,也不至于因为身子太胖跑不动就嗝屁了,多丢人啊。

他这样想着,进了扬州市集,走到一家木材铺旁对那木匠老板道:“老板,这边有没有什么适合做东西的木头啊?”

叶湛爱看话本爱听戏,手上也会做不少小玩意儿,他打算给小花做个跑轮,还有几个攀爬架子督促它锻炼身体。

那木匠一笑:“少侠,这椴木做东西比较好,少侠这是打算做好东西送给心上人吗?”

叶湛眼角一抽,做给儿子的算不算?心上人…心上人音讯全无好几天了,他就算想送也送不成啊!

他没说话,细细打量了下手里的木块,挺结实。便道:“行,你帮我把这几个拿去打磨打磨。”

那木匠拿着木头去了铺子后面,叶湛正想着要不要买点桃花糕带回去,衣袖突然被人扯了扯,身后有个声音道:“大哥,你知道怎么讨心上人开心吗?或者…怎么让心上人喜欢自己呀?”

他回头一愣,那里站着一个白白净净,生的极好看的少年。

叶湛心上一叹,怎么讨心上人欢心,他哪里知道?他那心上人连有他自己这个人都不晓得,往哪里讨欢心去?

但又见二人之间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悲戚感,又见那亮亮的眼睛,便硬着头皮上了。

评论(1)

热度(17)